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ff14同人 龙之歌 序章 【私设人物】

序·深雪掩盖之时

库尔札斯的山岳在第七灵灾中陷入了漫长的沉睡,曾经热情奔涌的河流如今板结成坚硬的寒冰,飓风并不吝啬在上面刻出白色的裂痕,从冰面向下延伸的龟裂如同沉睡在蓝色血液中的白色血管。只是与喧嚣的风雪截然不同,它们静谧而沉默地伸展着,仿佛与延续千年的龙诗战争毫不相关。

在隼巢西北部的战场,奔流江与库尔札斯河残留冰冷意志的身躯在此交汇,河岸畔驻札着一支精锐的龙骑士部队。他们由伊修加德精灵住民组成,国家为了培育他们付出了巨大的金钱和精力,而无畏的龙骑士也愿意为了守护国家和子民奉献自己的生命,

尽管有很多家庭因为战争的悲剧而陷入巨大的痛苦,但教皇气势恢宏的演讲又是那么鼓舞人心,他们相信着,只要把邪恶的龙族彻底消灭,就能结束这惨烈的战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白色的花朵献给逝去的英灵,活着的人依旧身陷囹圄。

 

库兰正徒步从北向南沿着库尔札斯河向上执行着巡逻任务,他的战靴上覆着寒霜,在深雪中发出沉重的声音,精灵拥有修长而挺拔的身姿,却不得不向这恶劣的鬼天气妥协,他背着暗红色的长枪,向前微微弓着身体缓慢而警惕地前进着。

若不是手甲边缘残破的缺口在提醒着自己几日前所经历的战事,现在周遭的一切显得是那么平静。

若是回忆起来,该死!烧得通红的炮管里不停地喷出火星,带着弯钩的锁链伴随着钝重的声音穿破了龙的翅膀,龙尖声叫着,伤痛和死亡并不能令它们感到恐惧,只有愤怒在折磨着它们无法宁静的灵魂。

库兰失去了六位可贵的朋友,没有人来得及流下泪水,只是沉默地收敛他们的尸体或是一些身体的碎块,等到补给到的时候,请来人将他们的灵魂和荣耀带回城邦。

 

他甚至不能为他们献上一束花。

“该死,哪怕结束了战斗,春天也不会开出花了。”

精灵哆嗦着动了动嘴唇,在心里默默咒骂。

 

“库兰!”他的通讯贝忽然响了起来,如果说还有什么是可以让他在这冰天雪地里感到温暖吗,除了母亲做的海鲜汤之外,那就是裴德的声音。

“你还好吗,我的朋友。”他的骑士朋友用一贯温柔的声线对他问候着。

有时候库兰甚至在想是神殿骑士团的训练同龙骑士一定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不然为什么对方可以无论何时都保持着优雅和体面,哪怕银白的铠甲沾满鲜血,都会让人觉得被他杀死也是一件幸福而解脱的事情。

“我……”刚吐出一个字,库兰惊喜地听到了通讯贝里传来了熟悉的风声,他机敏地回过头,看到风雪中逐渐显现出对方银蓝相间的铠甲,

对方骑着黑色的军用陆行鸟,鸟甲上包裹着厚厚的御寒设施,训练有素的坐骑丝毫不畏惧这样的天气,稳步走在雪地上。

“你的脚程真快。”裴德希尔翻身下鸟,将缰绳缠在手腕上。

“裴德?”库兰在头盔侧面按了一下,将遮住半张脸的面罩收了起来,暗紫色的眼睛里立刻盛满了骑士的身影,也许精灵的子民大多数拥有清瘦的容貌,而库兰的五官则显得更阴柔一些,只不过一道狭长狰狞的伤疤从左侧眉毛上方向下,一路穿过颧骨划到了下巴上。这是他做为龙骑士与邪龙们死斗过的证明。

“你怎么来了?”友人到来扫去了心中的阴霾,龙骑士对骑士露出了微笑。

“我听说了前几天的事情。”骑士蓝色的眼中写满担忧,“有些不放心。”

“嗯?你是私下跑过来的吧。”库兰面色一冷,重新放下了面罩,眼部的位置因为激活亮出了红光,面罩的左侧亦是有着和脸上同样的划痕。“回去吧,去做你应该做的事。”

寒风将骑士金色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他的确是私自跑过来的,这严重违反了骑士团的纪律,但是他在听到总长阁下谈论此事的时候,尤其是阵亡了六名优秀的龙骑士的时候,他的心脏像被捏碎般的疼痛。

如果无法亲眼确认库兰还活着的话,自己怎么也不能安心,这种感觉太危险了,似乎已经超过了友情的范围,但是裴德希尔无法控制自己,他无法当面向自己的上司说出离开的原因,只好留下了一封书信,上面写着很抱歉,必须去做一件身为骑士以外的事情。

龙骑士看着友人困惑的表情,对方的金发容易让人想到丰收的田野,想到胜利时吹奏的黄金号角,想到夕阳沉下的傍晚,母亲熬制海鲜汤的鲜美味道充满整个家里,桌上的烛光在跃然起舞,而蓝色的虹膜又如同阿巴拉提亚云海晴朗的天空一般,好似有星星缀在里面,令人着迷。

他无疑是一位非常俊美的人,容貌有些像苍穹骑士团的总长泽菲兰阁下,但温和的眼神和总是擎着笑意的唇角,更容易让人萌生想要靠近的想法。

 

啧,我在想什么。

库兰背过身,心绪纷乱的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重新投入到巡逻任务中。

忽然,他感到地面微微地晃动着,远处传来轰鸣声,这种声音是他所熟悉的——雪的崩塌声以及,龙的尖啸。

 

库尔札斯河坚固的表面在龙的吐息面前是如此不堪一击,她啜泣着碎裂开,将沾染着蓝色磷火的伤口翻出来,崩塌飞散的雪像一场浓厚的大雾,将龙骑士与骑士包围了,他们的视野里只有一片白色,根本辨不清敌人的方位。

“库兰!上面!”龙骑士循着声音望上去,灰色的龙震动着巨大的翅膀,他的翅膀上还拴着被扯断的铁链,他流着血,煽动翅膀的动作因为负伤有些迟缓,但是这些并不能令他放弃复仇。

“回去告诉营地!”他拔下背上的枪,用枪头指着身后交汇河营地的位置,他的战友们正在休息,等待明日补给的到来。

“不,库兰,我可以帮……”而他的友人并没有等他说完已经握紧长枪一跃而起,紫色的身影像一枚最快的箭矢射向了敌人。

他判定着龙的体型和攻击力,如果在之前的交战中都没有使他退败,如今将他尽可能的引走保证其他人撤退才是最优方案。

同时他也清楚地认识到,这次也许不能安全脱身了。

邪龙的眷属嘲笑着人类的自不量力,千年的时光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被人类赋予的痛苦仿佛就在昨天。

他们必须,血债血还。

 

它追着渺小的人类,坚硬的龙尾扫在龙骑士的身上,库兰从高空狼狈地落下,又将长枪插在了龙的身侧,骑士想为他施加治疗的时候被喝止了。

“快走!!如果你不去!”库兰大声喊着,残破的眼罩下露出一半的脸上沾满了鲜血,也写满了愤怒。

“我会恨你!”

龙血将铠甲染成红色,铠甲上亦是燃烧着从龙口中喷吐出的冰蓝色磷火。

库兰的眼睫上挂满了细密的血珠,他的视野中一片血红,心脏的跳动声愈加清晰,他艰难地爬上龙背,再次举起了龙枪。

他拥有通过训练多年得到的屠龙技巧,他拥有一颗坚强无畏的心,他并不害怕同逝去的战友在另一个世界相会。

但是有些话没有说出口,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将一股酸涩又甜蜜的滋味儿压下去。

果然还是,有些遗憾……

正如千万次的训练那般,作为一名优秀的龙骑士,挥舞着长枪,在空中如履平地,英勇向前。

起跳,俯冲,用全部的力量与生命击穿龙的鳞甲。

 

“库兰!!!!!!!!”

骑士无措地看到龙在空中翻滚着,随后带着身上血红色的身影撞进了远处的山峦中,地平线上爆出铺天盖地的雪幕——一场新的雪崩,一个新的落幕。

 

深雪掩盖一切之时,天地间又回归了寂静。

——

因为三次元原因,状态太差了【不要担心不是生病哈】不知道能写多少。

本来是毛巾太太给两个蛾子的约稿,被我私自扩成了一个有点长的故事,太太对不起!

主角们下一章登场( ̀⌄ ́)这章全是我的私心【喂


评论
热度(7)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