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ff14 同人 美丽喵 《以爱吻你》part12 完

埃斯蒂尼安在黑暗中翻了个身,他听到衣料窸窣的声音,顶着睡意睁开了眼睛。艾默里克正在把身上那边白色衬衫的扣子系起来,“嗯,今天有会?”他还没有完全清醒,声音有些低哑,并且带着可爱的鼻音。

艾默里克见他醒了便坐回床边,伸手摸了摸恋人的头发。“抱歉吵醒你了。”

伊修加德的阳光总是姗姗来迟,即使是在清晨,天空依旧蒙着黑丝绒般的颜色。埃斯蒂尼安索性坐了起来,将床头的灯点上。他拉过那条手臂将袖口的抽绳在手腕上熟练地绕了几圈打了个结,又帮他将另一只手的系好。艾默里克解释道:“今天有事,不过不是开会,几个月前格里达尼亚派了园艺代表过来,他们跟农业那边交流了一下如何在严寒的条件下培养新品种的蔬菜,最近第一批试验品生长的差不多了,今天要过去看一下。”

“嗯?是种的什么。”埃斯蒂尼安打了个哈欠,放松地伸了个懒腰。他身上的肌肉很饱满,随着动作收紧时散发着迷人的魅力,艾默里克看到他身上那些粉红色的吻痕,回想起昨晚埃斯蒂尼安热情缠着自己的样子,脸上有点发烫。

“好像是萝卜,还有卷心菜之类的。”他心猿意马地回答着,甩开裤子套了上去。

“哦又是萝卜!”埃斯蒂尼安四脚八叉地把自己摔回床上,天晓得他们在兵营里的时候每次野外集训时吃了多少萝卜,“我不是说萝卜不好,但是你说萝卜还能种出什么花来。”

“感兴趣的话,要不要一起去看看。”艾默里克几乎穿戴好了,在穿衣镜前又检查了一遍着装。

“啊?我去?”埃斯蒂尼安一个挺身坐了起来,似乎对和艾默里克一起外出十分有兴趣,“这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艾默里克拿着衣服走到床边,“以行军补给作为出发点给他们提点建议呗。”

埃斯蒂尼安抓起上衣,十分利索地把自己套了进去。“哈?这么一说那帮老学究又要紧张了。”

“谁让他们大早上就把人拉起来看萝卜的,”艾默里克笑得有些无可奈何,“讲道理,我可是还在休婚假的人才对。”他顿了顿又说,“骑士团那边还好?”

“他们大概巴不得我多请几天假,‘哎!埃斯蒂尼安导师啊,请注意一下平日的教育方式吧,学生们似乎很受打击啊。’诸如此类的……”埃斯蒂尼安有腔有调地学着教导员抱怨的样子,末了还装样子地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艾默里克被他惹得发笑。

埃斯蒂尼安站起来把衣服拽平整,要去取衣架上的羊毛便服的时候被艾默里克拉住了,“换件衣服。”

“啊?”他看着身上新做的衣服觉得没什么不得体。

“换件高领的。”艾默里克指了指他的脖子,小声说:“那个,露出来了。”

埃斯蒂尼安被他的指尖一戳,脖子上痒痒的,昨天被艾默里克用嘴唇纠缠着,滚烫的舌头在皮肤上舔舐,他的吮吸中充满了赤裸的欲望,亲吻中又饱含着无比的爱意。

“哦?”埃斯蒂尼安脱下衣服,在穿衣镜里看到自己布满红斑的脖颈,以及胸口上像花瓣一样痕迹,他咧着嘴对艾默里克露出了狡黠的笑意,“我的胸部这么棒吗。”

昨晚埃斯蒂尼安坐在怀里主动把胸脯送到面前的画面似乎就在眼前,艾默里克觉得他在床上奔放的风格完全和他在屠龙的时候一个样,简而言之就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完全不在意对艾默里克造成了何等的刺激。

他迅速从抽屉里找到了一件高领的上衣塞过去,并且在他的长耳朵上轻轻吻了吻,“没错,的确是很棒。”艾默里克坦诚地笑着说,“我在餐厅等你。”然后从容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路过的管家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少爷,您的脸怎么这么红。”

 

埃斯蒂尼安的话说对了一半,萝卜还真没什么好看的,但是意料之外的是竟然很好吃。格里达尼亚来的园艺师果然名不虚传,他带来了一些特制的土壤,混合了炼金术制作的催化剂,不仅加快了作物的生长周期,并且改良了味道。

“有点甜,”埃斯蒂尼安咬了一口,对艾默里克比了个“OK”的手势,“而且不是那么难以下咽了,有点类似水果的口感。”

“真的吗,这真是太荣幸了。”拉拉菲尔族的园艺师露出了喜悦的神情,又连忙摘下了一个红彤彤的番茄递了过去。

“不得了,这可真好吃!”埃斯蒂尼安蹲在园艺师面前大口啃着果实,“只是没想到这里竟然可以种出番茄来。”

“用以太作为能源控制好室内的温度就可以了。”园艺师指着室内布置的机械说道:“说起来这项技术还是贵国的机工房提供的。伊修加德真是人才辈出啊。”

“哪里哪里。”艾默里克笑着寒暄。“应当感谢阁下拨冗莅临,鼎力相助才是。”

“我看不如这样吧。”埃斯蒂尼安站起来环顾着充满果香的试验园,“这么好的事情应该投入大规模的生产,不如我们交换吧。”

艾默里克瞬间捕捉到了埃斯蒂尼安的意思,继续道:“想必在冬季贵国的鲜花和果蔬的出口会遇到一些瓶颈,伊修加德可以提供供暖技术和原料,也希望格里达尼亚能提供种植技巧和优质的种子,毕竟,让人民吃好吃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旁边几人皆点头称是,园艺师的神情从困惑变为了然,他赞同地点头,“艾默里克阁下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这件事我个人无法决定,需向神纳大人请示。”

“这是自然。”艾默里克做了个“请”的手势,由副官将一众人引入室内。

 

“你还真不简单,”艾默里克留了下来,“提前把这事儿给说出来了。”

“反正你也是这么打算的不是吗。”埃斯蒂尼安把啃掉一半的番茄递过去让艾默里克咬了一口,红色的汁水沿着精灵纤薄的唇角淌了下来。

“喂,我表现的还可以吧,”白发精灵贴了过去,伸出舌头舔掉了那些植物的汁液。

“是的,阁下光是站在那里,麻烦似乎就少了很多。”埃斯蒂尼安的舌头又湿又软,舔得艾默里克心跳加速,开始睁着眼瞎说,“味道的确不错,对这项交流的成果我还是很期待的。”他让开一点距离,故作镇定地用手帕擦了擦埃斯蒂尼安和自己的嘴角,“我不能在外面呆太久……”

“行了你忙!”埃斯蒂尼安在他肩上猛地一拍,把对方心里准备的告别都给拍飞了。“晚上回来吃吗?”

“嗯。”

“那晚上见!”他挥挥手,在对方转身前快步离开了。

 

谁也没想到,埃斯蒂尼安会在这个时候回了隼巢训练营。他安静地站在训练大厅的门边,在沙地里摸爬滚打的新人骑士们全身心地投入在模拟战斗中,谁也没发现他在那儿。

他看了一会儿,走上前去,对其中一队对抗练习的学生比了个停的手势,两个学生诧异地看着这位风评脾气最差的老师竟然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他接过其中一个人的剑,开始演示对方刚才错误的地方。“手不能抬得太高,要留出收回来的余地。”他比划了一下,“如果敌人忽然改变了攻击的路线,可以这样格挡。”

他说着把剑还给了对方,“来,我们试一下。”

年轻的骑士眼中既有期待又有些惧意,他抖了抖紧绷的肩膀深呼吸了一下,双腿一字分开摆出了守势。

“不用这么紧张。”埃斯蒂尼安笑眯眯地说着,把手上用木头削的短匕首向上抛了抛,忽然身形一矮,向下攻去。对方显然没想到这位老师不按套路出牌,急忙用剑格挡。

“上面!”小骑士的同伴急忙叫喊,对战的学员这才注意到那只匕首只是虚晃而过,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埃斯蒂尼安早已伸出另一只手,以掌刃砍向了对方的脖颈,擦着皮肤停住了。两人就此僵住,白发精灵扔掉手里的木头匕首,挠了挠耳朵说:“嗯~还得再练啊。”

那学员气得脸有些发红,“老师啊,这跟你刚才教的完全不一样!”

“战场上可没人告诉你敌人下一步要做什么,”他又转身对着另一位骑士学员说,“你很敏锐啊,预判也不错。要不要考虑去试试远程支援,也许会很有天赋。”

“再打一次吧!老师!”拿着剑的少年再次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哦?很有干劲嘛!”埃斯蒂尼安从武器架上抽出一把木剑,“那我也认真起来吧。”

两个人酣畅淋漓地练习了一整个下午,在学员收好武器问埃斯蒂尼安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晚饭的时候,他一拍大腿,忙说“改天吧,今天要回家吃饭。”

“诶?埃斯蒂尼安老师成家了吗?”对方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难道说最近没有来是因为结婚请假了?”

“是……是啊!”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恭喜您了,”对方诚挚地说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呢。”

“啊?嗯……”埃斯蒂尼安从没想过会被人问这种问题,他想到艾默里克这个人真的很难用三言两语讲清楚,“是个很勇敢的人吧。”

“勇敢?”

不勇敢怎么敢对着那副样子的我告白呢!他在心里默默想着:“算了跟你这种小孩说了也不会明白的!”

对方轻轻叹了口气,“的确很勇敢,连苍天龙骑士也敢咬呢。”他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示意道:“老实说,让人有些分心。”

刚才埃斯蒂尼安出了不少汗,顺手把领子给翻了下来,昨晚印下的吻痕虽然颜色淡了些,但依旧没有完全消退。“你小子!”他在对方头上使劲儿揉了揉,“看我明天收拾你!”

 

埃斯蒂尼安出门的时候,看到艾默里克正在外面等他。

“诶?你怎么来了。”

“偶尔也想这样接你下班。再说今天难得不忙,你看我比你还早结束工作。”

“嗯,可真是一位好太太啊!”埃斯蒂尼安向他走过去,两个人并肩走着。

“今天天气不错,散步回去?”

“好啊!说起来春天也快来了吧,虽然伊修加德好像没有什么春天。”

“嗯,这个嘛~”艾默里克对他笑了笑,“有花的地方就是春天了,也许今年的花会开得很多。”

“哦?看来今天谈的很顺利了。”

“托你的福……”

“你这家伙,别耍官腔了!”

 

“喂,你在看什么。”骑士学员戳戳他的同伴,自从对方看向窗外开始,已经咬着勺子静止很久了。

不是吧!他的牙齿用力嗑着金属勺子,满脸的不可置信与疑惑。

因为上议院的议长艾默里克正对他们凶神恶煞的导师伸出手,而对方竟然把手放在他的手心里。

两个人在冬末初春的落日余晖中走着,身影逐渐融入了黛色的山影之中。

 

 

-Fin-


终于写完啦!!其实只是猥琐地想写邪龙喵play结果废话了这么多,感谢一直阅读和留评的读者大人们~【合十

咱们下篇再见!【如果有的话

评论(17)
热度(81)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