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FF14 美丽喵 同人 《以爱吻你》PART10

埃斯蒂尼安从没有这样近地闻到过艾默里克身上的味道,是夹杂着烟熏气息的木香。它们是从哪里来的呢,银发的精灵半阖着眼睛晕晕乎乎地思考着,是来自搭在虎口上的鹅毛笔所蘸过的墨水,是来自壁炉里噼啪作响的松枝,还是忘忧骑士亭的那张旧矮凳,又或许是他穿过皑皑的宝杖大街时,全身披满了风和雪。

他们的舌尖碰在一起,温柔地相互依偎着,直到一声沉吟从男人的喉咙深处传来,艾默里克的鼻息逐渐变得急促起来,他将炙热的掌心按在埃斯蒂尼安的肩胛骨上,轻轻摩挲着皮肤上那些结痂的伤痕,然后双手在对方的身后交叉抚在了埃斯蒂尼安的腰侧,把恋人紧紧地拥在了怀中。

埃斯蒂尼安则用一手捧着艾默里克的下颌,另一只手轻轻摸着他左耳的耳饰。他弄得艾默里克有些痒,这感觉令男人的身体里涌起一种满含热意的情欲。

艾默里克知道自己很兴奋,他爱了这个人太久了,久到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原本以为这样的吻只会出现在梦和想象里,却绝不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无数旖旎的念头不受控制地撞进脑中,他怕自己做出太出格的举动,轻轻碰了碰对方的嘴唇,将埃斯蒂尼安放开了。

艾默里克从口袋里拿出通讯珠戴好,“我这就请管家来接一下。”他解释道,并且侧身让开了一点距离。

蓝色的光刚亮起,通讯珠就被对方捏在了手里。

“有时候,我真的很不爽,”埃斯蒂尼安关掉了手心里的设备,“你为什么不直接点,是你的职业习惯吗。”他忽然一个跨步逼近对方,抬膝大刀阔斧地卡进了艾默里克的两腿间。“哦~我知道这是什么,”他扁扁嘴,嘴角勾着坏笑,双手撑在对方的肩膀上,用膝盖轻轻碰触着男人的欲望。

“那么,这是什么呢,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轻笑着把手放在了恋人紧实的臀瓣上,忽然用力捏了一把。

“唔!”埃斯蒂尼安着实吓了一跳,微微踮起的脚尖落回了地上。而那只手却不依不饶地向下探索着握在了他的大腿上,然后抬起它固定在自己的腰侧。为了防止他摔倒,男人用手掌用力地托着他,在那里,他摸到一道狭长的伤疤。

“这是我爱你啊。”艾默里克心疼地蹙着眉。

“这也是我爱你。”一个吻落在了精灵银色的额发上,然后是眉骨、鼻尖、嘴唇。

埃斯蒂尼安第一次深刻地认识到艾默里克的另一面,手上大胆到不行的动作,和口中吐出的温柔话语真是鲜明的对比。

与方才的吻有些不同,仿佛是被埃斯蒂尼安的默许鼓励了,艾默里克大胆地汲取着对方的呼吸和津液,舌尖搅动着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

缺氧与高涨的情欲,使大脑产生了快乐的酥麻感,埃斯蒂尼安把对方按在身后的石壁上,背上的黑色龙翼颤栗着,因为快感的降临微微张开又收紧。

艾默里克注意到了,沿着翼骨轻轻揉捏,恋人的身体忽然跟着抖了一下。

“原来摸这里也有感觉吗。”

“少啰嗦!”埃斯蒂尼安解开艾默里克的衣服,在对方的胸肌上狠狠抓了一把。“哦?看起来有锻炼嘛。”他露出戏谑的笑意,又在对方腰上摸了摸。

“比不上你就是了。”艾默里克从善如流地脱掉上衣,好整以暇地望着他。

而埃斯蒂尼安也在看着他,艾默里克的头发有些部分已经被吹干了,他们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被埃斯蒂尼安再次用手捋开了,露出恋人饱满的额头和湖蓝色的双眼,他看得有些愣住了。

“怎么了。”艾默里克以为他哪里不舒服,准备起来查看一下又被按了回去。

“没什么……”埃斯蒂尼安用手背在他的脸蛋上轻轻蹭了下,轻浮地答道:“忽然觉得你还挺好看的。”

“我很荣幸。”男人勾住他的裤子往下扯了扯,一截细长的龙尾巴露了出来,艾默里克饶有兴致地探索着埃斯蒂尼安身上异化的部分,比如用手指抵住尾巴与尾椎相接的地方轻柔地绕着圈,尾巴被拨弄得来回打着转。

“喂……别,别再弄它了。”埃斯蒂尼安觉得一股热意涌上小腹,他面色潮红地抓住对方手腕,“很痒啊!”

“我觉得这样也不错,”艾默里克任由他握着,另一只手垫在脑袋后面放松地枕着。他看着埃斯蒂尼安和他身后交缠旋绕的银河,他相信,那些星星的光一定全都落在了恋人柔软微卷的头发上,落在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里,落在隆起的眉骨和颧骨上,落在他微翘的唇角边,不然为什么他如此闪耀动人呢。

“正好休息一段时间,解决方法可以慢慢想不是吗。”他从头下抽出手,把埃斯蒂尼安的嘴角上粘着的几根头发挑到了一边。

“啊?叫我工作的是你,让我休息的也是你。”银发精灵皱眉看着他,“怎么一会儿一个主意?你这个混蛋。”他下意识想做出习惯性的动作,像以前一样用手肘在艾默里克的胸口上不轻不重地怼一下,却发现自己被对方放在腰上的手臂搂得紧紧的。

尼德霍格错愕地说不出话,一颗四分五裂的心,一个绝望的灵魂,本该成为自己的食物,就这样被拥抱和吻治愈了。他并没有在艾默里克身上感受到强大的以太能量,这些渺小的人类,只是通过这种行为,甚至是聊聊天竟然就变得强大起来了。

“这怎么可能呢?!”邪龙感到自己的存在则伴着力量消逝而减弱了。

他们彼此凝望着对方,恋爱经验为零的埃斯蒂尼安以为对方想接吻,再次俯身凑了过去,被艾默里克一个翻身把自己压在了下面。

“恩……”男人摸着下巴考虑着措辞,“看起来你好像不知道该怎么……”他苦笑摇了摇头,“所以让我来吧。”

湿哒哒的裤子紧贴在皮肤上,令昂起的欲望显露无疑,艾默里克的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在冠状的表面轻轻摩擦。埃斯蒂尼安感受到男人低沉的嗓音伴随着炙热的呼吸吐在耳侧,“就按你刚才说的办。”艾默里克如此说道,将他的裤子脱到膝盖,指甲在沟壑处来回刮弄。

那些呻吟声难以压抑地从埃斯蒂尼安的喉咙里钻出来,艾默里克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弯腰舔舐那些饱涨的腹肌,又一寸寸勾画到腰侧上那些青色的鳞片上,它们随着肌肉的收缩发生了轻微的挤压和变形,像蛇的鳞片散发着艳丽的光,然后竟然全部消失了。

“让我来做那个混蛋好了,”半湿的额发重新挡在眼前,令艾默里克的眼神看起来闪烁不清,他笑着说,“一定不辱使命。”

 

 ------------

感想如下:

尼德霍格:我是谁我在哪儿可做个人吧我不想看

我:这某人怎么满嘴sao话……

评论(12)
热度(57)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