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FF14 美丽喵 同人 《以爱吻你》PART9

请原谅我的短小……我努力了0v0

----------------------------------------

“……开什么玩笑。”埃斯蒂尼安死死地盯着艾默里克的双眼,“先不说别的,我现在这副样子你准备怎么跟别人交代。”

“你这是在为我考虑吗,我很高兴。”艾默里克对他伸出一只手,埃斯蒂尼安立刻心领神会地按在他的手掌上借力站了起来。“感觉怎么样,我是说,你看起来好点了?”

“他好像消停了……”精灵把湿透的雪色头发往后一捋,水滴滴答答地顺着脸颊流下来。

他们两个人浑身都湿透了,薄薄的衣料勾勒着精灵族特有的修长身姿,埃斯蒂尼安索性把被翅膀撑得破破烂烂的上衣脱下来丢掉,身上的龙化异常褪去了一些,但依然没有完全恢复原状,健硕的躯体上不仅布满交叠的伤口,腰腹的两侧上还有一层淡青色的鳞片。

埃斯蒂尼安抿着嘴看着远处陷在云雾中的浮岛,仿佛在思考着些什么。艾默里克则安静地站在他的身边。

“艾默里克,”他转身看着黑发的精灵,对方和他差不多高,正用那双湖蓝色的双眼温和地望着自己。“你说成为家人什么的,我很高兴。”他低头想了想该怎么从乱糟糟的脑子里把自己想说的话捋清楚,“但是,爱……爱情,我不太懂。”

“不要紧,”艾默里克轻声笑了,“我刚才吻你,你讨厌吗。”

“……”想到刚才的唇齿相接,埃斯蒂尼安觉得脸上开始发烫。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就可以住在一起,白天各忙各的,晚上就回到家里一起吃晚饭,坐在火炉边聊聊天或者看看书。不过有时候你需要以配偶的名义和我一起出席宴会,因为我的人生中不会再有第二位伴侣。”艾默里克笑着拉住身边人的手,“不过你也一样,除了我之外,不能再和别人在一起了。”

话已至此,埃斯蒂尼安即使没谈过恋爱也明白“配偶”“伴侣”的意义是什么,这就像他的父亲和母亲一样。虽然两个男人在一起是不在他的认知范围内的,但艾默里克诚然一副坦荡的样子,令他对未来的生活稍微多了一些期许。

好像这样也不错……埃斯蒂尼安沉默地想着,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已故的家人,他对艾默里克抱有的好感是对别人截然不同的,对他有着绝对的信任,虽然有时候不能理解政治上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但是如果对方有需要的话,他绝对会不加迟疑地执行。

不过,他原本以为对方会和那位美丽的下属喜结连理,而自己也准备好在他组成家庭的时候抽身离开,不再去打扰他们。每当念及至此,心中也会有一种空荡的感觉油然而生。

“你也配得到幸福吗,”虽然尼德霍格的存在变得微弱,但是他并没有真正离开,如一条盘在脖子上的蛇留下湿滑和阴冷的气息。“看,他不知道你那些龌龊事儿呢,其实你早就被……”

想到自己曾经屈服于情欲下的淫态,埃斯蒂尼安的脖子上冒出一层冷汗。

“艾默里克,有些事情我必须先坦白,”他不安地转动着眼睛,属于龙类的白色瞬膜一张一合,“在被邪龙附身的时候,我……”

“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显然也有些紧张,他用双手抹了把脸上的水,将头发捋到两边露出光洁的额头来。埃斯蒂尼安很少见他这个样子,这位伊修加德的领导人平日里看起来总是一丝不苟,连领口的褶皱都呆在它固定的位置,现在看起来似乎比平时的模样多了一些潇洒的野性。

“我被他占有身体和意识,所以……也有了一段不堪的经历。”埃斯蒂尼安移开视线,觉得脸上更烫了。

尼德霍格没有想到,埃斯蒂尼安竟然选择了向对方坦白,他所期待的失落和恐惧并没有出现,对方的坚强与无畏在驱赶着他。当意识的天秤向精灵偏倒时,体内的龙血在逐渐失去它的力量。

“啊?”艾默里克有点跟不上对方的节奏,心想可能是邪龙逼着他去烧杀劫掠了。

埃斯蒂尼安想了想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刚才你亲我那种,我被他……”

“都过去了,”艾默里克面色一凛,伸手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颈窝里,又搂在他的肩膀上用力拍了拍,这个动作对两个人来说并不陌生,每当有人陷入悲伤,另一个人总会用这样的肢体语言来安慰对方。“埃斯蒂尼安,重要的是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你不用急着给我答案。”

他垂下头,轻声说:“我很抱歉,大概我也是个卑劣的人吧,偏偏挑这种时候……”

埃斯蒂尼安看着自己异化的双手,苦笑着说:“艾默里克,虽然我很高兴,但我现在这副样子也没办法跟你在一起吧。”

“诶?你再说一遍刚才的话”

“没办法跟你在一起。”

“不是这句,再前面那句。”

“……我很高兴”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埃斯蒂尼安。”

“啊?”埃斯蒂尼安在水边蹲下来,“啰嗦,你们搞政治的人说话都这么麻烦吗!”

这是什么感觉,太可怕了!他竟然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他不太敢看艾默里克的脸,刚才视线从他的嘴唇上划过的时候,自己竟然也想吻上去。

他注视着水里的影子,看到艾默里克在身侧坐了下来,黑发精灵用手指撩开他脸颊上的头发,在长长的耳朵上轻轻吻了一下。

 

“喂!你这家伙!”埃斯蒂尼安捂着耳朵站起来。

龙角的边缘化做了黑色的粉末被风吹散了,“它是不是小了一点。”艾默里克也跟着站起来,摸了摸他的额角。

“他说他不会走的,”埃斯蒂尼安没好气地转述着。

“没关系,我们可以请尘世幻龙帮忙想想办法。”艾默里克摸着下巴思索着,“也要弄清楚他出现的原因。”

“原因的话,也许我可以解答,”他懊恼地说,“详细说起来比较复杂,但如果我没有那么弱的话也不会被趁虚而入了。”

“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用手背在白发精灵的面颊上蹭了蹭,“我们说好了的,以后你不必一个人承担,请多依赖我一点。”

“嗯……”他点点头,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摸我了,艾默里克。”

“我以为你已经默许了我们的关系,是我理解错了吗。”

“我好歹也是个正常男人,”埃斯蒂尼安抓抓头,逼近艾默里克抬起了他的下巴,“我要……”

黑发精灵从容地迎了上去,在他干裂的嘴唇上清浅地吻着,继而用舌尖轻轻舔弄,含糊地说着,“要吻我的话,可以不用先申请的。”



评论(19)
热度(51)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