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FF14 美丽喵 同人 《以爱吻你》PART8

“埃斯蒂尼安!”被呼唤的人张开了眼睛,黑色的瞳孔微微转动,他看到艾默里克正把自己手腕攥在手心里,“不要放弃!埃斯蒂尼安!”男人反复呼唤对方的名字,悲伤地请求着。他的另一只手拉住悬崖边缘,整个身体悬在半空,但他却全然不顾这份危险,将心痛与不甘的目光放在了埃斯蒂尼安的身上。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尼德霍格的冷笑,一双黝黑的龙翼在精灵身后缓缓展开,湿滑的粘液从新生的黏膜上不停滴落。在尼德霍格的眼中,精灵就像渺小的虫子不堪一击,他不想过多纠缠,全部异化的转变还没有完成,留在此地仍充满变数。

半龙的人形拍打着翅膀,发出噗唆的风声,但艾默里克的手却始终紧紧地抓住了他。

“麻烦的人类。”邪龙驱使着这副身躯用单手拎起精灵的衣领,作势要将他扔进悬崖深处,对方却张开手臂把埃斯蒂尼安紧紧抱住了。“埃斯蒂尼安,你能听到的对吗!!!”他大声呼喊着,单手用力搂在对方的腰上,另一只手则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右肩上,他用手指抚摸刚生出的弯角,“无论发生什么,”艾默里克咬了咬嘴唇,决定把自己的心意毫无保留地说出来。“我永远是你的家人!所以你也不要放弃啊!!”他用脸颊轻轻摩擦着对方面上新生出的黑色鳞片,身在异化痛苦中的男人因为这句话忽然陷入了短暂的失神,他看到耳饰上那枚蓝宝石带着剔透的光在眼前摆动。

 

“我的厄运一直都很强……”青年在同伴的尸骸中摸到自己的枪,即便是人生中的第一次猎龙,埃斯蒂尼安也已经做好了赴死的觉悟,孤身一人追上了龙的脚步。然而这位力竭的枪术士并没有在和龙的战斗里取得优势,危急关头,艾默里克射出的一箭将他从死神身边拉了回来。“给我把名字好好记住!”弓箭手面对埃斯蒂尼安的生硬道谢这样苦笑着说道。

后来他们回了皇都一起在忘忧骑士亭里喝醉,后来他们其中一位成为了命悬一线的龙骑士,而另一位做了身披荣光的神殿骑士团总长,成为朋友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他们一起走在时光里,十分亲密又保持着某种微妙的距离,只是连埃斯蒂尼安自己现下也觉得惊叹,原来在心底,自己渴求的是一个“家”的存在吗。

 

“……艾默里……”他的意识似乎清醒了几分,却又被尼德霍格狠狠扼住了喉咙。邪龙急躁地发出一声嘶吼,向南飞去。

虽然与伊修加德相邻,阿巴拉提亚的气候却与其截然不同。她的夜晚是静谧的,带着坦诚的温柔与和煦的风,住民们早已陷入黑甜梦境,没有人会注意到,挥动着翅膀的黑影撞在了浮空的岛屿上。

“别白费力气了!”虽然邪龙这样说着,脸上的红纹却闪了闪隐去了几分,连瞳色也在逐渐变浅。

艾默里克抱紧了怀中的身躯,在他耳边坚定地说:“埃斯蒂尼安,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去。”

 

毫无疑问,尼德霍格想立刻杀了他,这个坏了自己好事的人类,他迫不及待地想把艾默里克丢下去,在他粉身碎骨的尸骸上再狠狠踩上几脚。他看到了岛屿岩体上由绿色晶体堆积的石刺,气急败坏地将精灵撞了上去。

埃斯蒂尼安听到风的声音,正如每次跳跃时所感受到的,凛冽的风声也是战斗的号角,这个时候要用力挥出枪。他伸出双手,那里并没有惯用的武器,怀里传来热度带着熟悉的雪松味儿,那个人是……艾默里克……

他收紧手臂,毫不犹豫地将身体反转了。

 

“嘭”地一声,被撞击冲散的两个人一起落入了沃仙曦染的池水中。

尖锐的石柱刺穿了龙的一只翅膀,埃斯蒂尼安闷哼一声,邪龙的尖叫声在他脑中翻涌,洞穿的翅膀中不停涌出血来,将脚下的池水染得殷红。

银发精灵跪在及膝的水中剧烈地喘息着,艾默里克摔在他的不远处,由于刚才埃斯蒂尼安的保护,只是受了点擦伤。平日端庄严谨的他全然顾不上形象了,手脚并用地爬到好友的身边,手放在对方肩上轻轻晃动着。“喂,能听到吗,埃斯蒂尼安!”

“嗯……”虽然飞溅在脸上的水珠将他眼角溢出的血泪融化了,在埃斯蒂尼安抬起脸的瞬间,他的面颊上依然挂着模糊的血痕,痛苦的表情让艾默里克感到心脏刺痛。“杀了……杀我……”他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破碎的音节。

“不,”艾默里克拉起他的一条手臂扛在自己的肩上,扶着他站了起来,“埃斯蒂尼安,先冷静下来,我们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所以不要放弃好吗。”他用另一只手在对方腰上固定好,他们艰难地迈出了第一步,池水随着两人踉跄的步伐漾开层层涟漪,搅碎了一池寂静的星光。

我怎么可能再伤害你。艾默里克苦笑着想,对埃斯蒂尼安举起弓箭是他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情,尽管别人再怎么称颂他伟大,但那支箭矢仿佛涂满了毒药射进了他的心里,回想起便泛起无尽的苦楚。

架在脖子上的手臂忽然收紧了,甚至紧紧扼住了艾默里克的喉咙,邪龙抓紧他展开翅膀,跌跌撞撞地飞到雾散瀑布旁,澎湃的水声向下倾斜着,水声震耳欲聋,在落入无尽云层后都化成了白雾。

“消失吧……”他将精灵按在悬崖边想把对方推下去。

“给我住手!”这具脆弱的皮囊成了两个灵魂的战场,埃斯蒂尼安再度失控地翻滚着,撞向了身畔的低矮浮岛。

整个岛的表面几乎没有陆地,由一池广袤的湖水构成,只见半人高的水花飞溅,他们一起落入了湖心,埃斯蒂尼安终于短暂地夺回了身体将艾默里克放开。

 

即便天上的星光再绚烂夺目,也无法穿透这碧绿幽深的潭水,精灵向身后望去,湖底的黑暗对他温柔地张开了双臂。

这样也很好……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埃斯蒂尼安在艾默里克的肩膀上猛地一推,转身向湖的更深处游去,一串白色的气泡从他的口鼻溢出,冰凉的湖水顿时灌了进去。

尼德霍格在此时沉默了,他不明白,也很费解,在与仇恨相伴的漫长岁月中,他见过了无数次的死亡与别离。当一个人的灵魂消散,应该是悲凉的,孤独的,不甘的,愤怒的,甚至恐惧的,而不该是现在这样甘甜而满足的心情。

“我永远是你的家人。”埃斯蒂尼安在心中回味,感到了强烈的满足和幸福。

手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也许是被海草缠住了吧,不,不对,是更有力而温暖的存在,不过……管他呢……

精灵的意识在慢慢飘远,他看到了已故的母亲,她是位非常美丽的女性,有着蓝玉一样的眼眸,夕阳在她浅白的头发上渡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她把刚烧好的浓汤端到桌上,而他的弟弟正跑来跑去,踮着脚帮忙拿来碗筷,父亲擦着汗水走进来,他刚刚打理好庭院的篱笆,说想趁着春天在院子里种上母亲最喜欢的花,母亲则笑着,脸上漾起少女般的红晕。

“埃斯蒂尼安,快来这边。”他们围在桌边,对他轻声呼唤着——这是记忆中称之为“家”的地方。

一口空气从嘴里猛地灌了进来,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埃斯蒂尼安睁开眼睛,看到模糊的光在头顶晃动着,而艾默里克正掰开自己的嘴试图把氧气渡进来。

男人注意到对方恢复了意识,便牢牢地抓着他的手臂向上游去。重新获得的呼吸能力,让埃斯蒂尼安伏在岸边着实咳了好一阵,他的胸膛急促地起伏着,不停地呕出水和胃里的其他什么东西,而艾默里克则耐心地抚摸着他的脊梁,“不要紧,会好的。”他这样说着,在他的背上轻轻拍打,仿佛那对属于龙的翅膀并不存在。

“艾默里克,你为什么要……唔!”埃斯蒂尼安回过头,感受到灼热的嘴唇忽然贴了上来,他花了好一会儿才认清了好友正在亲吻自己的事实。

艾默里克全然不在意对方嘴边残留的呕吐物和口腔中异变的尖锐牙齿,他在温柔地吻他。他用拇指摩挲着埃斯蒂尼安面颊上的鳞片,食指碰触着精灵的耳后,动脉在掌心里怦怦跳动着。

埃斯蒂尼安被吓了一跳,嘴里立刻尝到一股血味儿——他紧张地咬破了对方的舌头。

艾默里克将他放开了些,一条血红的细线从他的唇角滑落。

“埃斯蒂尼安,你可以相信我的,一切事情都会有转机,你不需要独自承担这些。”艾默里克用额头抵着埃斯蒂尼安,吐出的话语带着血的味道融进了对方短促的呼吸中。

“为什么……你要做到这个份儿上,”埃斯蒂尼安无法置信地张大了眼睛。

“大概是因为,我很早就爱上了你。”男人看着他眼中的星光,坚定地回答道。

--------------

终于亲了,希望你们快点 结婚。【珍妮阿姨流泪

另外非常难过的感受到了笔力的不足,想把希望中的场景写出来真的好难啊!!!!!

评论(15)
热度(50)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