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FF14 美丽喵 同人 《以爱吻你》PART7

“少爷,您没事吧。”管家也被惊醒了,端着烛台从楼梯上赶下来,艾默里克循着对方关切的目光注意到了衣服上的血。

“这不是我的血。”男人皱着眉,短暂地愣了下神,大门被风吹得开合不停,损坏的门锁挂在上面,发出“哐哐”的碰撞声。这些声音沉重地撞击着他的胸口,他试着努力了一下,但还是无法冷静下来。

埃斯蒂尼安正在独自承担着危险!这一刻所有断断续续冒出的行动方案都被这个念头击打得粉碎。

艾默里克立刻拎起外衣向外走去,“不必等我回来。”他走了几步回过身来,尽可能冷静地对年长的精灵交代,“请您把门口收拾一下,这件事情……”

“请您放心,没有别人会知道。”管家颔首,慈祥地望着他。“愿二位平安归来。”

 

此时此刻如果有人出现在街上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平日里着装一丝不苟的上议院总下居然穿着居家服在大街上一路奔跑,外套的纽扣根本来不及扣上,衣襟被风吹得几乎敞开,全靠一根腰带勉强揽住,艾默里克穿着单薄的居家鞋踩在雪里,脚脖子冻得通红。

幸运的是风雪还没有来得及模糊地上的足迹,他寻着足印用尽全力跑着,寒冷的空气吸进肺里,冰得后脑也跟着隐隐作痛。

他模模糊糊地想起和埃斯蒂尼安在刚入兵营不久的时候,他因为协作性太差令导师头疼不已,那个人总是有自己的一套计划,哪怕和别人组队也是各干各的。艾默里克主动申请和他一起在库尔扎斯山脉进行野外集训,那天也是这样的大雪天,他背着一把木弓跟在埃斯蒂尼安的身后,实际上他不想走在后面的,但无奈对方的脚程太快了,并且压根不打算停下来将就他。他们在路上忽然遇到了饥饿的狼群,然而埃斯蒂尼安一个跨步挡在弓箭手的身前做了个退后的手势,他沉默地用枪指着凶猛的野兽,那个时候艾默里克就明白了,这个人的性子——当他觉得自己可以承担的时候绝不会把其他人牵扯进来。

艾默里克的心中充满了悔恨,埃斯蒂尼安的反常从很早便显现了端倪,但他认为对方只是因为回归和平生活而感到不适,也许每一个战士都会经历这一段,没有办法及时把自己的位置摆正,这很常见。

身为朋友可以付出的友善已经到达了极致,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越界,但是此刻他又为自己的谨慎感到后悔和不甘。

 

不知何时风渐缓,雪花舞动的姿态也跟着轻盈曼妙起来。埃斯蒂尼安觉得有些累了,脚步踉跄着向前走,他大口喘息着,喉咙深处传来低哑的气声。他看着周围,连绵的建筑物如同巨兽安静地蛰伏,温暖的光从灰墙石砖的窗户中透出来,雪片在窗棂上留下斑驳多情的影子,这样模糊不清的夜景,终于带给他一丝熟悉的感觉。他翻身跃进飞艇坪的空地,一时间竟不知应该躲到哪里去寻求片刻的宁静。

尼德霍格在暗处发出冷笑,因为实体的消逝,龙血的魔力相较之前有限得非常可怜。然而当这具身体的灵魂火光熄灭的时候,他便可以鸠占鹊巢,取而代之了。

埃斯蒂尼安赤脚踩在雪里,他无力地垂下了手臂,一松手,披在身上的油布便扑簌簌地响着,落入了脚下漆黑的峭壁深渊中。

“埃斯蒂尼安!!”他听到一声焦急的呼喊,回头看到艾默里克正翻过栏杆向他快步跑来。

 “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来不及整理狼狈不堪的衣服,他向对方背影伸出手说,“我们回去吧。”然而当他看清朋友的模样时,男人楞在了原地。

埃斯蒂尼安的银发被风吹得凌乱,尖耳的上方已经生出了黑色的角质,蓝色的眼瞳化作更深沉的黑,周围是妖异的红色。

“怎么可能回得去……”他笑了,连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仿佛赴死对他来说不是末路而是一种解脱。

“这副样子你也看到了。虽然不明白具体的原因,但应该是身体里龙血的缘故。”埃斯蒂尼安握紧了手中的长枪,“这把屠龙的枪用来杀死尼德霍格最好不过了,艾默里克,请不要阻拦我!”

说罢他单手举起枪,赤红的枪尖在空中划出一道银光。艾默里克拉住了他,语气近乎乞求,“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碍事!!”妖异化的身体变得很难控制,他扯开对方的手将他重重地推倒在地上,然而男人脸上的悲伤是埃斯蒂尼安从未见过的。

是的,没错。让他看到这些实在太过于残酷…

“永别了,艾默里克。”他的声音中参杂着另一种非人的声线,是尼德霍格在夺取他的身体。

 

埃斯蒂尼安与尼德霍格的处境就像天秤的两端,当一方的意志变脆弱,另一方的力量就会加强。邪龙发出一声咆哮,他等待的时机终于要来了!

多么美妙啊!一位伊修加德英雄的高贵灵魂,他曾经如钢铁般坚韧,战绩和鲜血化作他的铠甲,肉体的伤痛亦无法摧毁他。而此刻,他要被心中黑暗所吞噬了!

有什么比想要自我了断更加甘甜呢,尼德霍格沉醉地闭上眼睛,他并不会让前任龙骑士杀死自己的肉体,他只要真的准备好“去死”就足够成为自己的养分了。

 

埃斯蒂尼安忽然跪倒在雪地里,他单手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捂着胀痛的双眼,长枪从脱力的手中落入厚厚的雪里。

不行!不行!不行!!!!

他放下手努力想去握那把枪,红色的泪水从眼中不停滚落出来,最终那只颤抖的手还是无力地按进雪地里。他无法控制身体的动作,连意识也跟着变得混沌起来。

“这是我给你最后的仁慈,看看这可悲的世界吧。”邪龙满足地叹息着,所有的仇恨会得到应有的延续,这个世界上本就不存在完美的结局。

埃斯蒂尼安摇晃着站起来,飞舞的银发遮盖了布满红纹的脸颊,他的身躯无力地向后仰倒,风声被撕扯成一声声讥笑灌进耳朵里,眼中的世界在颠倒。

结束了……精灵最后一丝意识落入了无尽的虚空之中。



评论(11)
热度(38)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