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FF14 美丽喵 同人 《以爱吻你》PART6

私设比较明显了,有邪龙喵预警……

——————

他听到龙的叫声,先是一声响彻天际的嘶吼,随后其他的龙跟着一起发出带着快意与狂妄的尖啸,埃斯蒂尼安睁开酸痛的眼睛,看到天地间的一切都是混沌的,天空与地面的界限并不明朗,层叠的黑云与呼啸的狂风围绕着他,巨石残垣旋转着撞击在一起,不断产生飞溅的石块,紫色的闪电像一张巨大的网,一遍又一遍地照亮了视野中的一切。

这里的情景似曾相识,那是被埋在记忆最深处的部分——埃斯蒂尼安并没有对任何诉说过自己被邪龙附体后遭遇了怎样的情状,这是他以为已经遗忘在心底的隐秘过去。

众多龙的眷属围绕着他,它们的鼻息沉重,挥动着巨大的翅膀,对他俯首称臣。

它们在对邪龙表达崇高的敬意,而尼德霍格,则在他的身体里发出不屑的冷笑。

龙骑士绝望地环顾四周,手臂上龙眼在转动时发出粘腻的声响,仿佛在盯着他看,嘲笑他的愚昧和自以为是的胜利。

“渺小的凡人,你以为已经杀死我了,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吗,不过是吾辈的同类罢了。”

埃斯蒂尼安的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浮现着与伊赛勒曾经的对话:

“我的故乡被尼德霍格所毁,家人被尼德霍格所杀。我为了复仇拿起枪杆,为了泄恨战斗至今。……某种意义上,我和尼德霍格也是同类。”

尼德霍格残酷的笑声在他的脑中回荡:“为了私欲而进行杀戮,我并不讨厌你这一点。”龙骑士的心脏被捏紧了,那里曾经装满了家人的笑容与餐桌旁的香气,装满了愤怒、勇敢与冷酷,然而现在它已经变得空空如也,连最后一丝反抗的念头也消弭殆尽。

他赤红着双眼再次发出了咆哮!周围的龙群则仰起头再次呼应着。

“别着急,我们来玩一点有趣的游戏,以度过这无聊的等待时间,”他玩弄着男人大脑中的神经,恶意地赐予给他陌生的兴奋与欲望。“你会喜欢的,龙骑士。”

精灵脱力地摔倒在地,赤红的纹路如藤蔓植物般在面颊上攀爬,他挣扎着起身,口中溢出虚弱的悲鸣。

 

埃斯蒂尼安背靠着墙无力地滑倒,银色的头发从头盔和脖颈的缝隙中漏出来,他垂着头急促地喘息着,豆大的汗水从面颊上不停地滚落,在衣料上留下深色的湿痕。

“唔……”他咬紧牙关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

他知道这是什么,他全部想起来了!这些被刻意遗忘的记忆,尼德霍格恶劣的把戏,像对龙炮似的在脑中炸裂开来。

与上次不同的是,他很清醒,知道在身体里冲撞的东西是什么,对方无非是想看到自己臣服在情欲下的丑态,好让残留在世间的意识得到满足。

埃斯蒂尼安的双手抖得厉害,衣服和尊严是他此刻最想剥掉的东西,但是他不能!

他克制且沉默,在意识濒临崩溃的时刻,他用拳头狠狠砸在地上,皮肤随着粗暴的撞击翻裂开,露出了血肉模糊的指节,可是流出的鲜血却不能将淫欲从身体里带走。

尼德霍格在戏弄他,重施故技,狠狠地羞辱着这坚强的灵魂和颓败的身躯。

埃斯蒂尼安无法描述这种感觉,仿佛自己只是个木偶,每个关节上的线都缠在对方的指头上,只要被微微拉扯便难以自持,大脑不受控制地对身体发出莫名奇妙的命令。

分明没有任何东西碰触,皮肤却像被羽毛轻轻拂过,泛起一阵阵难耐的酥麻,分明没有去抚慰,从腰椎攀爬到后脑的快感却无法停息。比起为数不多用手解决性欲经验,此刻身体里漾起另一种更为古怪的欲求,他绷紧了臀部,觉得里面似乎流出了什么。

“唔!”埃斯蒂尼安猛然咬紧牙关,喉结急促地滚动了几下,随后,他感觉到裤子里一片潮湿,羞耻与难堪已经快要将他逼至绝境。

“你到底要做什么,尼德霍格。为什么你还没有消亡……”他撑着疲软的身躯大口喘息着,而被施加在身上的情色欲念却又如石子投入湖心,重新泛起了涟漪。

“别紧张,这要多亏你的身体里流淌着我的龙血,我会同你心中的仇恨一起忠诚地陪伴着你,不安吧,恐惧吧!”

“不,我没有再恨任何人了。”

邪龙先是顿了一下,随后爆出了一阵大笑,“埃斯蒂尼安,面对自己吧,你憎恨着这个时代,看看这些可悲的人呐,都在和平的生活中麻木地忘了发生过的事情,他们开始享乐了!连预备军也是一代不如一代,他们有什么资格过这样的太平日子!你说对吗?”

“闭嘴!”

“没有人会关心你的感受,你已经过时了,龙骑士。”

埃斯蒂尼安踉跄着站起来,心中涌上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孤独,这种感觉是全然陌生的,哪怕在家人被邪龙杀害后,孑然一身地踏上复仇之路,也未曾像现在这般无所适从。

既然身体已经成为邪龙的容器,他提起暗紫色的长枪,立刻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也许我应该死在战场上,”想到借着醉意对艾默里克和盘托出的心里话,他的心中不免有些唏嘘,虽然这和所渴望的末路全然不同,但也未尝不可。只不过,在这里结束的话,可能会给朋友添麻烦吧,艾默里克他……

头盔被取下丢到了一旁,露出了男人苍白而湿濡的面庞来,赤色印记从布满了脖颈与面颊,明明灭灭地显现着。

尼德霍格理所当然地捕捉到了他想要自我毁灭的思绪。龙笑着,用轻蔑而缓慢的语调咏唱出古老的咒语,低沉的音色如同从潮湿角落中生长出的植物,带着腐朽和阴冷的气息缠绕着这个孤独的男人。

身体中的异物感令他立刻蜷起了背,皮肤下面有什么挣扎着要钻出来,他抱紧双臂,摸到一些坚硬的角质覆盖在皮肤上。

他知道这个变化是什么,那些喝过龙血的人在黑雾中变成龙的眷属,他们的模样还历历在目。

尼德霍格已经准备好了,逐渐攻破对方意志的壁垒,占据这具新鲜强壮的身躯,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不……我不会让你得逞的。牙齿也开始变得锋利,埃斯蒂尼安很轻易地咬破了嘴唇,血水沾湿了他的下巴,疼痛让他得到了暂时的清醒。

他掀开用来盖住武器的油布,武器架被带倒了,铁器们倒在地上,互相撞击着发出巨大的声响。

艾默里克一定醒了。他决定立刻离开这里,敏捷地将自己变得非人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向门口疾行而去。

 

走廊里出现了熟悉的身影,艾默里克果然来了,尽管埃斯蒂尼安非常想停下来,但是此刻除了苍白的道别还能说些什么呢。

邪龙还存在于世。这句话他说不出口,他没法说出它蛰伏在自己身体里的事实,因为他知道艾默里克一定会焦头烂额地为他四处奔走。他一定不会同意的——自己所能想到的最简单直接的解决方案。他没有丝毫迟疑地从艾默里克的身边跑过,甚至差点撞倒了他。

“埃斯蒂尼安!!”黑发的精灵迅速回过身呼喊着,想抓住他的手,却只有粗糙的油布从指尖滑了过去。

他无比焦急地看到埃斯蒂尼安撞开门,身影跌跌撞撞地消失在凛冽的风雪里。

-------------

这肉虽然是个肉渣但是好难写1551……【咸鱼哭泣


评论(13)
热度(46)
  1. 一墨染风雪约翰逊二狗 转载了此文字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