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FF14 美丽喵 同人 《以爱吻你》PART5

预警:有私设!但是是什么设我还不能说!!【捂嘴

------------

夜已经很深了,房间的壁炉里,燃烧的松木发出“噼啪”的响声,厚厚的窗户隔绝了外面再次呼啸而至的风雪。

男人安静地躺在黑暗中,眼睫微微颤抖着。他的双手放在身体的两侧,指头拢着松软的被子。

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它被一声短促的叹息声打破了。

如果说埃斯蒂尼安曾经惧怕过什么,毫无疑问,答案是没有,但如今,他抗拒着夜晚的降临。

分明身体已经困倦地达到了极限,纷乱的思绪却还在不停击打着疼痛不已的后脑。

已经忘记是从何时开始的了,独处的时候总是很难得到宁静,记忆和幻觉交织在一起,简直就像……就像用枪在龙的身体里搅动一样。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想法伴随着血肉被绞碎的声音,令他觉得更加不适。

看来想借助酒精入梦的计划也失败了。

埃斯蒂尼安放弃般地坐了起来,赤着脚踩在地毯上,长绒的织物摩挲着脚心,柔软的触感让他好受了一点。

他点亮灯,温暖的火光徐徐跳动,暂时驱散了心中的烦躁。

 

这是埃斯蒂尼安习惯性居住的客房,更准确地说,是博雷尔府专门为他准备的房间。

应当是被房屋的主人特意关照过,即便无人居住,每天会安排打扫。屋内的格局、装饰同以前一样,若要非说有些不同的地方,约莫是花瓶里插着那些白色玫瑰花了,这位优雅的女士在深夜已经收起雪色的裙摆,在背后宝蓝色墙纸映衬下,除却美丽,更显得特立独行。

埃斯蒂尼安看了她一会儿,忽然意识到:这并不是在寒冷的伊修加德能够生存的植物。虽然与其他国家的贸易交流已经得到了拓展,但这样的新鲜花束并不是普通家庭能够承担得起的。

埃斯蒂尼安笑了一下,什么啊,这家伙,享受起有钱人的生活了吗。

他起身走过去,离得近了便闻到淡淡的香气从半拢的花瓣间散发出来。埃斯蒂尼安用手指碰了下深绿的叶子,湿漉的叶片碰在手指上的感觉是陌生的,她轻盈而温柔地碰触着男人的皮肤,并且展示了生长在花茎上的淡红色尖刺。

他想到自己那身布满尖刺的铠甲,它满身伤痕,安安静静地呆在陈列架上,看上去像一名正在小憩的士兵。既然左右睡不着,不如找点事情做,比如去看看他的“老朋友们”之类的,于是埃斯蒂尼安轻轻地走出了门。

相较于卧室,走廊里有些冷,壁炉里的木炭已经燃尽了,只有微弱的火星发出暗淡的光,他缩了缩脚趾,觉得艾默里克真是有点不可理喻,宁可花重金在冬天呵护一束白玫瑰,也不愿在这般寒冷的夜里把家里弄得暖和点。

书房的门虚掩着,金色的光从门缝里漏出来,在地毯上留下扇形的光晕。

没准艾默里克还在干活儿,他想,唉,他竟然还有精神回来继续处理公务?

天晓得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他的朋友喝酒像喝水似的,虽然没有到酗酒的程度,但两个人也算是喝了不少,连埃斯蒂尼安都觉得脸上有些发烫了,艾默里克看起来比平常更放松,会同他一起大声笑,而不是像平时似的时刻披着完美无缺的外壳。

这样的感觉真是令人怀念,如果他没有不顾反对把苹果卷硬塞进自己嘴里就更好了。这么想着,埃斯蒂尼安觉得喉咙里隐隐泛起一股苹果的甜味儿来。

 

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在走廊尽头,尽管埃斯蒂尼安无意偷听,路过书房门口的时候还是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

“……你做的很好,对,目前看来这样是最稳妥的。”像是怕打扰到别人似的,艾默里克的声音很轻,“不,快别这么说,是我在麻烦你,露琪亚。”

阿哈!与美丽下属的半夜工作电话,埃斯蒂尼安忍不住点点头,这位叫露琪亚的女性,不仅仅是与艾默里克共事多年的下属,也是周围人口中与其相性最佳的异性,如果他们喜结良缘,真是可喜可贺。

他边想着边朝黑漆漆的楼道口走下去,尽管壁上没有点灯,但依旧看得十分清楚。

也许是因为精灵本身就在视力和听觉方面天赋异禀,也许……还有一个他不愿意承认的原因,自从他沾染过邪龙之血后,五感变得异常敏感,只要刻意加强注意力就会感受到一些平时无法察觉的存在,比如此刻,他无比清晰地闻到了潮湿的泥土以及呼吸中的酒精味儿。

这样的能力毫无疑问帮助他加强了战斗实力,却也让他深陷困扰之中。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直到龙眼被摧毁,这种异状也没有消失。

尼德霍格有时会忽然出现在他的脑子里絮絮叨叨,用古老的而缓慢的龙语说会永远囚禁他的灵魂,再赐他永恒的噩梦和孤独。

提到“孤独”,埃斯蒂尼安是漠然的,自从家人被杀害,他就是一个人,所谓“孤独”不过是重复以前的每一天罢了,以后的日子不会更糟。但失眠已经令他疲惫不堪,更要命的是对方偶尔会趁虚而入占领他的意识,今天剧院里发生的事情已经够糟了,他担心自己哪一天也许真的会失控。

 

楼梯不长,走到武器库门口并没有耗费很久时间,埃斯蒂尼安点燃了门口的灯,推门走了进去。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里曾经是一间储物间,当时武器库和训练室被设置在二楼,因为公务繁忙无法和士兵一起训练,艾默里克需要另行花费时间来锻炼自己,随着龙诗战争的结束,训练室被改造成了一间很大的会客室,而这些武器和铠甲则被搬进了地下室。

虽然狭小了些,但一切都井然有序,并且干净整洁,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铠甲。

“嘿,老朋友。”他拿起残缺的头盔,抚摸着上面熟悉的伤痕,将它扣在了头上。他按下耳边的机括,眼罩弹了出来盖住了上半张脸,眼部红色的光急促地闪了几下,挣扎似地亮起来。

他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蜷起手指虚握着。那里应该有一把枪,他这样想着合起眼睛,彷佛双手间真的握住了屠龙的魔枪。

埃斯蒂尼安听到龙凄厉的尖啸声从山的另一边传来,他们拍打着翅膀蜂拥而至,他穿着被龙血染红的铠甲站在风雪里。他的身体疲惫不堪,伤口的血从铠甲的缝隙中流出来,疼痛和寒冷令他清醒,他握着枪微微蹲下,熟练跃起跳到了龙背上,只要用全身的力量向下刺去……

“愚蠢的凡人,呵呵……”尼德霍格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这次他的出现跟以往那些朦胧得让人产生怀疑存在感的声音完全不同,他清晰又有力,带着嘲弄的笑意,似乎在贴着埃斯蒂尼安的耳边说话。

“你还没有死透吗,尼德霍格。”埃斯蒂尼安大声质问着,回答他的却只有寂静,他拿起武器架上的长枪,说:“没关系,我会再杀你一次!”

 

艾默里克耳朵上的通讯珠闪着蓝光,他苦笑着,“说真的,我怕太主动会吓到他,但对方似乎根本没有往那边想的意思。”

“您打算放弃了吗,长官。”露琪亚笑着揶揄他,自从他撞破了上司的心事之后,艾默里克也不打算向她隐瞒了,有时也会找她商量关于埃斯蒂尼安的事情。

“哦不,我……还是顺其自然吧,另外讨论私人话题的时候就不要叫我‘长官’了。”

“所以他久违地睡在您的府上,您却逃出来看这些公文吗,据我所知,这些都不是很紧急的事情。”

“露琪亚,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一想到他在隔壁睡着,我就睡不着了。碍着面子艾默里克并没有把全部想法和盘托出。

“对于像埃斯蒂尼安阁下这样直爽的性格来说,也许您应该直接点。”

“也是,哎……早死早超生……”艾默里克叹着气把手里的鹅毛笔转了一圈,把它插回了墨水瓶里。

通讯珠里传来女性的轻笑声,“我没有这个意思,长官!容我先告退了,祝您晚安。”

“晚安。”艾默里克收了线,终于打算去休息了。他看到埃斯蒂尼安的门开着,里面亮着微弱的光,便想过去打个招呼。

他在门板上轻轻扣了两下,“埃斯蒂尼安,你怎么还没……”可是向内望去,里面空无一人。

“哐!”他听到走廊尽头似乎发出了铁器落在地上的声音,他回到书房取了佩剑,擎起烛台向地下室的方向跑去。



评论(3)
热度(36)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