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FF14 美丽喵 同人 《以爱吻你》PART4

也许应该叫直男恋爱难……

---------------------------------

推开剧院大门的时候,雪已经停了,大概拜这恶劣的天气所赐,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两旁立着的路灯散发着橘色的光芒,照亮了脚下被深雪覆盖的石砌路面。

这里的夜晚没有格里达尼亚的静谧优美,不及乌尔哈达的热闹非凡,也不像利敏萨·罗姆萨有着沁人心脾让人想要展翅高飞的海风。

单薄的灯光无法穿透山岳之都的浓雾与风雪,无法照亮的万丈悬崖的峭壁与冰川。目光所及的更远之处只有幽深的黑暗,像浓得化不开的墨,将景致染得深沉。寒风卷动着稀碎的霰雪,不停地把它们抖在门口两个人的眉毛和头发上。

因为提早离场,府上的马车并没有前来迎接。艾默里克拿出通讯珠准备联系管家的时候,看到好友的眼神正从自己脸上移开,埃斯蒂尼安皱着眉看了眼脚下,又把眼神挪回来。

“要不要去……”他用拇指和食指比成一个开口的环形,往嘴边举了两下。

艾默里克笑得一脸了然。

他明白了埃斯蒂尼安的歉意,而对方也因为这样的笑容安心了一些。仿佛之前的不愉快并未存在过,他们之间总是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走吧!”艾默里克揽过好友的肩拍了两下,正如他们青年时都还在骑士营里那般,那时的他们年轻又单纯,谁又能抗拒这样美好的友情呢。

身后的大剧院里忽然传来雷动似的掌声,男人像被惊醒一样,眼瞳骤然缩紧了,他不动声色地收回手,从口袋里摸出黑色的手套。

“艾默里克小姐,您真是越来越娇贵了。”虽然这么说着,埃斯蒂尼安还是停下脚步看着他戴好。

“埃斯蒂尼安先生,”黑发的男人将手套一丝不苟地拉好,“如果您对着心爱的姑娘,可千万别说这种话。”

艾默里克的长靴踩进深雪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另一双靴子的主人与他一同在雪地上留下并排的脚印。

落雪后的空气虽然带着寒意,但闻起来却有一种别样的清新,让埃斯蒂尼安觉得脑子也跟着清醒了许多。

“要说心爱的姑娘,倒还真是有来着…”前任龙骑士笑着呼出一团白雾,身边的人却忽然停下了脚步。在对方疑惑的目光里,艾默里克顿了顿,伸手拍掉了肩膀上薄薄的一层雪粒。

“那么?是位什么样的女性呢。”他重新迈开步子,“咯吱咯吱”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她啊,自然是美丽又强壮。”男人爽朗地回答。

果然是和你很相配的人。艾默里克斟酌着该如何自然地表达祝福。

“喂!看你笑得这么开心,我都不好意思接着编了。”

“啊?”

“那位美丽的小姐,不正在贵府武器库里做客吗。”埃斯蒂尼安把手塞进厚实的大衣口袋里,这个动作让他觉得肩部有略微的收紧。他猜这件衣服是属于艾默里克的,上面似乎还有对方身上的雪松味儿。

“有今天没明天的,就不要祸害谁了吧。”埃斯蒂尼安慢悠悠地呼出一口白雾,心想原来他的肩膀比自己还要单薄一点啊,他瘦了吗……

埃斯蒂尼安分明记得自己和艾默里克的身材相差不多,他并未多想抬手就在对方肩膀上捏了两把。

对方像被这样突如其来的碰触吓到了,反射性地转过身,睁大眼睛看着他。

尽管光线不佳,埃斯蒂尼安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平日里那双湖水般镇静的眼睛里漾起了涟漪。而这样的神情出现在艾默里克脸上,是十分罕见的。

“抱歉,我有点……”他抿了下嘴唇,尝到一点雪的味道,“有点太高兴了。”

埃斯蒂尼安则伸手揽着他的肩膀晃了晃,大笑道:“总长大人什么时候这么好骗了。”

“我已经不是总长了,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被对方强壮的手臂箍在怀里,“还没有喝你就已经先醉了吗。”埃斯蒂尼安的银发带着寒凉的气息贴在耳边,而他并没有想挣脱的意思。

两个人闹着走了一段,忘忧骑士亭温暖而明亮的灯光出现在眼前,艾默里克想到他与埃斯蒂尼安还没有成为正式骑士的时候,经常会在训练结束后到这里小酌一杯。

艾默里克苦恼地发现自己今天有点多愁善感,他推开那扇木质的大门,室内喧闹的声音钻了出来。

“待会儿你请客。”他做了个“请”的动作。

“走吧,朋友,我就知道你不简单。”埃斯蒂尼安对着楼下忙碌红发男子挥手,“哟!吉布里隆!”

酒吧老板对他点点头,招呼他们坐在吧台前。

“晚上好。”艾默里克把大衣脱下来搭在手臂上,红发的精灵递上了两份菜单。

“两位是去参加婚礼了吗。”吉布里隆注意到他们今天的着装与众不同,尽管店里的光线很暗,但衣领上的金线刺绣依旧十分显眼。

“这个,说来话长了……”艾默里克笑了笑,并没有将话题进行下去的意思。

“地板不错,”埃斯蒂尼安指指身后,“嗯?新换的吗。”

“多亏了这位议长大人,告诉隔壁的伙计们不要急着跳下来,好好使用楼梯才是优雅体面的……”

“骑士风范。”艾默里克补充道。

“对,骑士风范。”吉布里隆擦着手里的酒杯赞同地点头。

“装个柱子怎么样,下回他们可以,”埃斯蒂尼安用手指在空中绕了个圈,“嗯,滑下来。”

“快得了吧,你这个主意烂透了,而且也没有骑士风范。”他放下杯子,向前微微倾身,“喝点什么。”

埃斯蒂尼安在菜谱上点了点,把它推了回去。“哦对了,给他加点糖浆。”

对方投来询问的眼神,艾默里克点点头算是默许了。

“埃斯蒂尼安,”黑发的男人向身边人倾着身体,压低声音说道:“我现在不喝那些甜的东西了。”

“你说谎,艾默里克。”埃斯蒂尼安也侧过身,语气笃定。

“这不可能,你为什么不上当。”

“你竟然还在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堂堂总长,”他把拇指和食指捏得很近比划着,“如此小气。”

“不是总长了。”艾默里克叹了口气,“都是老黄历了。”

两杯酒水递了上来,还有一碟苹果卷和松饼。

“本店赠品。”酒吧老板把盘子推过去,笑得狡黠,“为了骑士风范。”

“这个梗他要玩多久。”埃斯蒂尼安低头喝了一口,“我只不过夸了一下他的新地板。”

“埃斯蒂尼安,他的钱包可是饱受摧残。”艾默里克拿过苹果卷咬了一口。

这家伙果然还是喜欢吃甜的东西。埃斯蒂尼安歪头看着他的朋友。

“说真的,我还是没有现实感。”埃斯蒂尼安看着坐在右侧的艾默里克,耳饰上那枚深蓝色的宝石随着主人的动作轻轻摆动,粘在发梢上的雪粒已经融化了,黑色的头发看起来湿漉漉的。

“嗯?回来觉得不适应吗。”艾默里克放下了食物,专注在埃斯蒂尼安身上。

“不,我不是指这件事情,”他用手指轻轻摩挲着杯子,冷凝水沾湿了他的指尖。“好像从自己决定复仇开始,我的人生就注定倾尽于此。也许我应该战死……”他顿了顿,有些沮丧地说,“而不是看改编故事或者像现在这样在酒馆无所事事。”

艾默里克点点头,猜想也许在埃斯蒂尼安的潜意识里,他还是那个持枪而战的人,而自己还是神殿骑士团的团长。

“并不是说你不好。”他又喝了一大口,仿佛从里面汲取了一些勇气似的,他抬起头看着艾默里克,双眼像晨雾中的蓝色湖泊,“我很感激,但是我觉得自己……不配拥有这样的人生。”

“我们活下来了,埃斯蒂尼安,这应该值得高兴。”他的朋友最近脸色很差,艾默里克很想为对方做些什么,但是看来今晚搞砸了。

“我已经习惯睡在石头上和山洞里了。”大概是酒精的关系,埃斯蒂尼安的面颊上浮现出一层潮红,“而现在,当我每晚醒来看到房顶,第一件事想的是……”

“我们已经安全了。”艾默里克抓住埃斯蒂尼安的手,摸到了对方手心里冰凉的水渍,“虽然这样说很冒犯,但是战争里的牺牲无法避免。”

 

听听他说的漂亮话,埃斯蒂尼安。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本该被自己消灭得干干净净的尼德霍格,似乎正在通过什么方式把声音传到他的脑子里。

“饶了我吧。”他捏捏眉心,想把那些胡说八道彻底甩开。

“抱歉我好像又忍不住开始说教了。”艾默里克的神情有些狭促,“但我觉得,活着不是坏事。”

“更何况,和你坐在这里喝酒,我觉得很……”他斟酌了一下措辞,还是打算照实说了,“快活。”

一个不那么书面的词,大概对艾默里克来说已经算是放纵的说法了。

埃斯蒂尼安笑了起来,他注意到了艾默里克握住了自己的手,对方手心的温度为他带来一些安稳的感觉。他那么认真地看着自己,好像他说的都是真的。

不,他说的的确都是真的。

他们一起穿过铠甲,一起流过血,一起相互搀扶,却没有像这样握过手。

这有点暧昧,但是埃斯蒂尼安不在乎,甚至觉得这样还不错。

“我也很快活!艾默里克。”他举起杯子在对方的杯壁上轻轻碰了一下,心上的壁垒伴随笑意化作细沙,“敬这份快活。”


评论(10)
热度(43)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