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一个关于写作点名的游戏www

#文手游戏#给我一段我写过的文里的话,我告诉你我为什么写它、写它的时候在想什么、角色当时的心理、这个片段在文中的意义etc

↓↓↓↓↓↓↓↓↓

点名地址


我的回答:

首先我想说,写作真是一种甜蜜的折磨,你给他们灵魂,又被他们所感染,跟着哭笑。

我无法做一个冷静的上帝,也无法做一个完美的叙述者,好像自己在注视着他们,被他们所干扰到平时生活也会想着他们。

说多了,再来说说这篇《挚爱》。

初期是想把连威设定成一位无情的“掠夺者”,从出生开始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抢”来的,所以他对齐枫的态度也一直是“你合该就是我的,哪里也别想去!”

他无法接受自己失败,无法接受自己被拒绝,恼怒?他才不会,得不到的东西他宁可亲手毁掉。

一切事物看在他眼中都可以用“利益”来解释,他喜欢什么事物,是因为那件东西会让他觉得舒服。

所以“改变”对他来说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好强的他不愿意接受心中有所动摇的自己,甚至会下意识否定自己的行为,觉得自己“简直疯了”。

想要把这种“改变”好好表达出来,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种想着也会掉头发的事情 OTZ

这家伙简直是我写过最难写的一个角色,因为他太矛盾了写的时候会感染到我都跟着神经质起来。


我一直在纠结到底要怎么该连威表白,最后好像选择了一种很糟糕的方法www

他想说的话不敢说更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就用药逼自己。他是个挺狠的人,对别人也是,对自己亦然。

连威这样表白,其实内心里有一半是在否定自己的,说白了就是他不能接受自己“低头。”,这种“否定”也恰恰说明了他内心懦弱的一部分,他是害怕失去齐枫,却又讨厌着这样被齐枫吃的死死的自己。


大概就是酱紫~



评论
热度(2)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