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策花|瞎讲究

接上篇花环  地址戳这里:

终于炖了肉,哇哈哈哈~错别字明天起来再改=,=

-------------------------------------

傍晚时,暑气已褪去不少,晚风里也有了一丝凉意,三人张罗着在院子里吃晚饭。

白修玉到底没让李皋吃上屁,红烧了小臂长的鲜鲤,还用糖醋腌制了几道下酒小菜。

李皋今天真是被热得够呛,现下已把裤腿儿和袖口都卷了起来,夹着菜吃得津津有味儿,还不住地劝白修玉喝酒。

白修玉倒不是不能喝,只是身子对酒敏感得很,一沾酒脸色就变得通红,他平日里节制得很,现下却架不住李皋苦苦央求。

“来,喝一杯!就当陪我。”李皋把杯子倒了个满推到白修玉面前。

“不喝。”杯子被推了回去,“再说,我哪天不陪你了。”白修玉用筷子挑掉鱼刺,把肉送到小雨锋碗里。

平时话最多的雨锋,此刻乖巧的跟兔儿一样,老老实实地闷头扒着饭。

赶紧吃!赶紧吃!吃完赶紧回屋!我已经没眼看了!!雨锋在内心默默咆哮着。

李皋灵机一动,举着杯子喝掉大半,憨笑道:“就一口!人家都说最后一口酒里有福气。”

“行了行了。”白修玉嫌他烦接过杯子,“福气早就被狗啃光了。”说罢仰脖灌了下去。

这一口下去半杯。白修玉只觉一道火辣的热流从喉咙烫进肚子里,脸上顿时有些发热。

又听见李皋倒酒的声音,天策正拍着雨锋的小脊梁,笑呵呵道:“怎么样!爷们!来一口?”

吓得雨锋忙把碗一推,亮着嗓门喊道:“我吃饱了,谢谢师父!”逃似地朝自己小屋跑了几步,一扭过头瞧见师父正在数落李皋,心里不免漾出几分快意。又吧嗒吧嗒跑回来,爬上白修玉的膝盖,在他脸上“叭”地亲了一口,搂紧了白修玉的脖子,得意地看着李皋。

啊!你个小混蛋!长大还得了!

李皋眼光如刀,却又不得不装作温柔的样子,道:“莫闹你师父了,他忙了一天累得很,来,李叔带你回房。”

白修玉轻轻笑了,雨锋比同龄的孩子都早熟,难得跟自己这般撒娇,当下心底一软,轻轻拍了徒儿的背,笑道:“你这就吃饱了吗?”

小雨锋模样生得白净,忽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两个发髻随着点头的动作轻轻晃动,他恭恭敬敬道:“徒儿吃饱了,现在回房看书。”

说罢双脚落地,对李皋做了个鬼脸跑回房了。

雨锋本是挨着师父坐的,现下位置空出来了,李皋一屁股挪过去,伸手在白修玉肩上捏了捏,“累了吧,哪儿不舒服我帮你按按。”

白修玉被他按地舒服得眯起眼,身子也放松下来,半靠在李皋肩上,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语气也变得慵懒,“往下一点。”

“这儿?”

“嗯……”

李皋被他嗯得心猿意马,恨不得立刻把人揉在怀里好好亲亲抱抱。见他疲惫却又十分疼惜,规规矩矩地在白修玉腰背上按压着。

白修玉动了动,伸手扣住李皋手腕搭在自己腰上。

“是不是手劲儿太大按疼了。”李皋搂着他,白修玉的头发丝儿凉凉的,不停地蹭在他肌肉结实的小臂上,搔得李皋真是心痒难耐。

白修玉摇摇头,扭过头看着李皋,笑得眼睛弯了起来,指尖在李皋脸上搓了搓,道:“怎么脸上又都是土,你怎么这么……”

“不讲究。”李皋握着他的手在唇边轻吻了一下,接了话茬。沉声道:“我最讲究的事儿,就是找了你。”

白修玉登时眼光一狠,捏着男人冒着青茬的下巴哼道:“李皋你可长点心,当初要不是我捅破这层窗户纸,现在就哭吧你!!啊?”

李皋面上一窘,忙拉着人往怀里带,急不可耐地堵住了白修玉这张嘴。


肉在这里:


评论(12)
热度(10)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