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策花|冤家路窄

恭贺@东都军区医务室 两千粉达成,希望爱这个CP的人能一直爱下去。



《冤家路窄》

 

唐有无名诗人曾经曰过:“门外猧儿吠,知是萧郎至。刬袜下香阶,冤家今夜醉。”

大意我就不翻译了这么黄射的诗词,你们在半夜自个儿领会就好。

 

那咱也讲点适合半夜的话题好了,咳。

您别忙着YOOOOO好吗!对!就是说您了!裤子穿起来,怎么撸点还没出现您就把裤子脱了,有点节操成吗。天儿也挺暖和了,你怎么还穿着秋裤啊,嗯?身体不好要去万花看♂看大夫哈。

 

好,不瞎掰扯了,继续说。

故事发生在一个点卡服,点卡服您懂的,养老的呗。特别适合是小学生,中学生,高中生,大学生,上班狗,各种熄灯党,考研党,没时间党,在此地玩耍,总之您没空一直泡着游戏来点卡服准对了。

 

在这个点卡养老服呢,深夜自然比不过月卡服热闹,甚至有了那么点寂寥的意味。

好么!您大战战做完了,跟师傅傅跳完了山山,举完了高高,牛车做完了,交完了跑商的那点银子,基本也就没啥事儿好干好下线了。

挂机毕竟烧的都是毛爷爷。

熄灯党已经睡了,哦不对,丑的人已经睡了,帅的人还在浪。

浩气恶人一起蹭着牛车,你顺手撸我个追命,我回头拍你个两仪什么的,刀光剑影,气氛一片祥和。

再看那跑商的道儿上,一路上除了光秃秃的几个怪跟NPC,就剩下劫镖和反劫镖的厮杀成一片,奇了怪了吧,其实也不知道他们在劫个什么劲儿,这个点儿了为什么分明没有人跑商。

哦,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阵营情怀吧。

 

#1

为了这份情怀,天策擦着嘴边的血站了起来,所有的减伤都在CD,队友一个接一个地晚安下线,终于团队里灰扑扑的一片,只剩下自己的名字亮着。

龙门荒漠的风沙吹得他眼睛发涩,对面的浩气也不知道躲哪儿打坐回血去了。

这大半夜的,世界频道早已转入大型聊天室,满屏幕的“找个情缘,来活的,狗也行。”这个时候喊人来同撸人头已经不现实。

 “啧。”他看了看身上红了的装备,世界频道正好一句话刷到眼前,“恶人万花找个绑定DPS一起浪,近战优先。”

一般这么喊的,肯定是个大奶!

天策内心窃喜,忙将万花组了进来。

天策在团队打字:来龙门。

那人一看就是个网游老手,打下了一串的“111111”

天策欣喜地笑了,上马找到敌人,挥枪策马突刺了过去,他看到地图上出现了队友标志的蓝点,更有信心了!

好的!他开风了!

“嘿嘿天黑了,你怕不怕,小乖乖。”

天策露出了邪恶的笑容,然而挂在身上的DEBUFF早已看穿了一切,他的御终究还是挡不下成吨的伤害,眼看减伤就要消失,身后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

是万花来了!

然而,他心中的所期待的“局针局针提针”并没有咻咻地出现。

身后响起的是阳明指的读条声。

什么?!!!!!!

他点开团队框架,看到对方的花间心法,“额!”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啊,今天的风儿……有些喧嚣呢……

 

“你的人头,在下收走了。”

这万花也是个中二,打赢了还要白字打句话。

“我说兄弟你好歹给我个春泥啊。”天策躺在地上看着他,心里闷闷的。

“抱歉,这不,看见人头什么都忘了。”

“先拉我起来吧。”

“行!”

…………

…………

万华答应得挺脆生的,可是半天没动静。

天策趁机狠狠把他打量了一番,哟不错啊,9600多分的花间,不知道奶装怎么样。

“我先把缝针拖到快捷键啊,你等我一下。”

“…………”

一个长长的读条过后,天策又是一条好汉。

他安静地打坐回血,万花站在他身边安静地转笔。

“你给我加口血行吗。”

“哦!”

只见万花洗了个奇穴,给他丢了个听风吹雪。

还带个喊话:“听风给你了,起来干活儿了!鸡都比你起得早!”

天策心想自己真是日了狗了,站起来吼道:“你进组干嘛啊,啊?添乱来吗!”

“咦,不是你组的我吗。”

“我看你是喊来绑定DPS啊!”

“对啊,我是喊‘来绑定DPS’。”

“你一个DPS,要什么绑定DPS啊?”

“抢人头啊。”万花大笑着:“所以说,近战优先。”

地上的尸体目睹了一切,暗搓搓地消失了,大概是回了复活点。

万花头上忽然闪出一个硕大的“赏”字。

“你说现在这人怎么都这么小心眼呢,被撸个人头就要悬赏。”

他回过头来对天策笑。

“对!老子今天就是要悬赏你!老子钱多任性!!”天策已经对他5.4.3.2.1 开启了仇杀。

残血的狗策自然……

结局太美我不敢看。

 

“你怎么这么冲动呢。”万花读了个锋针,天策依旧躺着。

“这不是冲动。”

“是什么。”

“是杀意。”

万花交易给了他一筐皇竹草,天策立刻加他好友,从地上弹了起来。

“请问军爷还有杀意吗。”

“……我们…交个朋友!”

 

#2

后来俩人就捆一块儿浪了呗,不管是洛阳还是战场,不论是小攻防还是大攻防,俩人形影不离,对面的浩气小伙伴经常悬赏了一个就不好意思不悬赏另一个。

好了!这次天策手里捏着个灭准备追残血的敌人收走人头,一个玉石却先落了下去。

帮会击杀喊话:万花把XXX的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

天策背后一凉被对方大师抓进了人群,他赶紧开山,大喊道!给我春泥春泥!!

帮会击杀喊话:万花把XXX的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

天策在复活点一个鲤鱼打挺,起了身,心里又闷闷的。

“刚才你为啥撸小号!啊?你说!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救你的绑定吗!”

“鸟为食亡,你不浪会死吗。”

“哇!你说的好有道理!可否一战!……喂,你给我刷清新干嘛。”

“手滑,习惯了,你可以点掉。”

“算了!不打了!!”天策看着那坨绿绿的图标,心里忽然有点不舍得下手。

“那干嘛去。”

“撸人头去!”

“好!”

 

#3

万花有个小号叫五仁月饼,五仁月饼有个菜帮,喊天策过来帮忙搞建设。

天策看着面前这个叫五仁月饼的矮子花,心想:叫这个名字爹不疼娘不爱的,连个外观都没有,叔叔我就帮你这个忙吧。

于是退了自己的帮会就来了。

离帮之前,帮里的一帮熊孩子还哭唧唧地说狗爹你走了不要我们了吗。

狗爹拍拍胸膛说我要去帮朋友个忙,离开几天就回来。

熊孩子们继续哼唧,可是帮主说你重色轻友,最近搞了个绑定奶之后就不着家了。

狗爹实在说不出口那是个绑定DPS,DPS找个DPS绑定!说出去不是叫人笑话吗!!

于是心里越想越恼:“再闹打死你们!”

帮主说:“你这恶人!别吓到沼跃鱼们!”立刻把狗策踢出了帮会。

天策破口大骂!帮主你这个极道魔尊好意思说别人是大恶人!?

 

天策到了万花帮会,点开帮会仓库一看。

霍!所有的东西都分门别类的放好,第一页材料,第二页小药,第三页烹饪……

“你是不是有强迫症啊。”天策随口问道。

“嗯。”

“你处女座的啊?”

“处女座不行吗!你看不起处女座吗!看不起五仁月饼吗!”矮子踢了他一脚。

 

矮油,萝莉还真是萌萌哒!狗策暗搓搓地坐下打坐。

忽然一句喊话劈在脸上。

“听风给你了,起来干活儿了!狗都比你勤快!”

“你这听风吹雪就不能换个喊话吗!你这喊话是俄罗斯套娃吗!还有没有别的动物!”

五仁月饼下线了。

万花大哥哥上线了。

“你看我内裤以为我不知道吗。”

 

 

#4

情缘是什么玩意儿能吃吗!

天策叼着根草在老主城切磋,心里烦地狠!

最近出了个七夕任务,领根草之后就可以找心仪的人结缘了。

世界上刷,阵营里刷,门派里刷,就连近聊也在刷。

啧,PVP狗不好好打架,结什么缘!

 

“天策哥哥,约不约啊。”一个小萝莉站在面前怯生生地说道。

天策皱皱眉,一把把枪插回背上。“约什么!约炮吗!”

“呜~~~麻麻这里有流氓!!!!!”萝莉哭唧唧地飞走了。

天策又往前走了几步,一位俊逸的道长挡住了他,起手一面旗子插在面前。

“请赐教。”

对嘛,这才是玩游戏应有的态度。天策抱拳迎战,对方却站着不动了。

“哎!你怎么回事!是不是卡了啊,等会儿再来一战。”

那道长举剑扭着性感的胯部,“赢了贫道,可要对贫道负责呀>_<~”

天策后退两步,吹了个流氓哨招来小骢扬长而去。

 

哈哈哈哈!果然带着足劲的绿螭骢骑着就是爽啊哈哈哈哈!

哟厚!!!风儿你吹~狗策肆意滴飞奔。

长安的落叶落在古道上,身周有侠客乘着马车擦身而过,他放慢脚步,深深吸了口气。

忽然天策看到万花一动不动地停在谷之岚身畔。

万花专注地看着谷之岚,根本没有意识到天策在远处看着自己。

天策看到他穿着一身等级很低的离经装,心法也是离经易道。

天策并不是老玩家,对80年代的装备不熟,他只觉得万花跟平时的样子极是不同。

等一下!他不是说自己不切离经吗,竟然骗老子!!!

他刚想冲过去质问他,只见一个等级很低的大侠号跑了过去,头上顶着一坨黑烟,谷之岚同那人说了几句之后,黑烟消失了。

万花甩了个清新给对方,紧接着,他回头看到了天策。

一个组队申请递了过来。

“走啊!去浪!”天策被发现了,笑得有点尴尬。

“等一下,马上心法可以切回来。”

“不用了!就这样!”天策按住他的手,一把拽到马上。

 “驾!”

 

一路向南,来到了万花谷。

 

“来这干嘛?!”天策趁着万花身娇体柔,啊不趁着他穿着低级装备的时候把人推倒在花海里。

“打一架!”

“好。”万花笑着推开他,一面旗子砸在天策眼前。

虽然是朵小小的奶花,但是打起来依旧十分费力,走位风骚,减伤和小轻功衔接巧妙,天策好不容易逮住机会靠着装备压制打出一波爆发。

“好了我认输啦!”万花爬起来。“要不我开五仁陪你玩吧,还是萝莉比较萌。”

“不必。”天策伸手拦住他,手里握着一根结缘草,满脸通红地看着万花。

“啊军爷…”万花看着他手掌中的嫩芽笑了,伸手将它推了回去。

“对不起,这个我不能收。”

 

#5

天策一肚子邪火地下线了,过了一会儿又一肚子邪火地上线了。

他直奔帮会仓库,把东西弄得乱七八糟,然后气哼哼地坐在NPC旁边。

然后他看着五仁月饼上线了,五仁月饼喊了他一声,他没理。

系统自动悄悄地告诉对方,自己不在。

五仁月饼点开仓库看了一眼,下线了。

 

连着几天万花和他的小号再也没有上线过。

天策每天都去翻一眼帮会仓库,果然没有人整理过,还是那么乱。

万花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恶作剧。

他明白对方根本没把自己当回事。

天策冷静下来开始深思,自己这么恼羞成怒是为何……

想了一个晚上,结论让他觉得有点吓人。

莫非真是被听风吹雪糊出感觉来了?

 

你是风儿我是沙,你不理我我自杀。

 

天策耷拉着须须,在洛阳的NPC那儿,拖着枪恹恹地站着。

哦,他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跟万花道个歉,可是,到底是因为弄乱帮会仓库道歉,还是因为自己非要跟人家做七夕节任务道歉,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总之,他把人家弄生气了,自己非得去道个歉不可。

 

万花上线了。

他马上丢了个组队申请过去,对方同意了,一个义金兰把自己招了过去。

原来他们好友度已经到了生死不离,天策有点开心。

他又看见了长安的谷之岚,女子俯身整理草药,眼神十分温柔。

“这是我遇见他的地方。他收我为徒,对我说,治疗心法这么多,离经最像医者。然后我就入了万花谷,满级之后做了他的绑定奶。”

万花贴了个戒指出来:万花和     永结同心。

他说:“他删号了,所以这个名字就消失了。”

天策不知怎么开口,上前一步握住了万花的手。

万花摇摇头,说:“没什么,都过去那么久了,只不过想起时还会有些恍惚。”他转过头来,“一个任务而已,是我想的太多。”

“不是的!”天策忙摇头:“对我来说这,不只是个任务。”

“哦?”

天策嘴唇抖了抖,手心沁了一层汗。“我们情缘吧。”

万花愣了愣,缓缓道:“容我想一想。”

“不能想了!!”天策拉住他一跃上马,“再想下去七夕任务就结束了!”

他把他带到NPC面前,看万花领了一根结缘草,赶紧抢了过去。

“终于,等到你了。”他贴着万花通红的耳尖低语。

 

#6

俩人撸完竞技场,在帮会领地切磋了几盘。

天策把枪扔在一边,倒在地上说:“我给你说个笑话!‘我想给你整个世界。’”

“我也是。”

“不是的!你听我说!!”

“什么不是?难道你说爱我都是假的?”万花皱眉,一键换装把花间装备穿戴整齐。

一柱香过后。

万花拍拍手上的灰,“你上次弄乱的仓库今天晚上整理好。”

“如果我说不呢?”

“嗯?”眼光如刀。

“哦……好的……”天策缓缓向帮会仓库爬去。

 

同时万花收到了徒弟的密聊:“师父父,我今天听了个冷笑话。”

“讲讲。”

“‘我想给你整个世界。’‘哦,你整吧’。………………师父你为什么不笑。”

 

 

“我想静静。”

 

 

#7

“好冤家,想煞我也。”天策出差半个月回来恶狗扑食,把万花拖进了帮会小黑屋。

三下五除二把人扒个精光,说:“宝贝~今天我们玩点别的PLAY。”

“不要啊!!!!!!!”

“你这么激动干嘛……”

“咦!我以为你想玩这种PLAY?”

“既然如此!”天策掏出几根绳子出来!“要蓝的还是红的!”

“等一下哎!”万花爬起身拿着几根绳子来回打量。

过了半天,天策问他:“你选好了没有啊!”

万花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选择恐惧症……”

 

#8

爱你的是我 红尘内救药无方

复制到浏览器里,你们懂的【DOGE

http://www.xiami.com/song/1772931355?spm=a1z1s.6626001.229054121.10.O0FpQv


评论(1)
热度(21)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