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策花|无题

  

玻璃块儿预警

---------------------------



梁星拖着步伐,黑色的衣袍吸了血,沉甸甸的,滴答滴答地落进黄土里。

他以为自己要死了,结果没有。

死的是季然。

可是季然怎么会死呢,梁星想不明白。季然明明前天还同他坐在一块儿吃饭,他还说明天要下雨,梁星扒着碗里的菜叶头也不抬,回了他一句。

你怎么知道。

我闻出来的。

你是狗吗。

不是。

那你怎么闻出来的。

就是……呃,这说不清楚,就是能闻出来。

梁星放下碗,动了动鼻子。天气又闷又湿,空气中有股令人燥心的热意,万花说,我怎么就闻不出来。

一低头看到碗里多了块肉,这是今天他们打到的兔子,这破山里,连兔子都是柴柴的瘦。

你吃。天策大口扒着碗里的东西。其实碗里本来也没什么,不过是些野菜和他们觉得能吃的东西。

哎,季然……梁星看着他沾着烟灰的面孔,伸手帮他抹了把汗。

明天他们会来吗。万花有些担忧。

天策眼神很坚定地看着他,他说,明天我们会离开的。


梁星低下头继续扒拉那块小小的兔肉,盯了一阵就把碗放到一边。

怎么?

不想吃。

……快吃。

不想吃,我有了。

梁星舔舔嘴唇,季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们一队原本十来个人,本来被安排从后方包抄敌军,结果倒先被对方识破,死死伤伤,还余下几个人被赶羊似的赶到山的另一边,这几天一直兜兜转转跟对方打游击,对方好似也放松了警惕,撤了部分兵力回去。


眼下队里的几个人吃完饭,都各自巡视或找地方休憩整顿,只剩他俩一顿饭吃得磨磨蹭蹭,别人都在担心性命,而他俩却还在讨论明天下雨,要不要来一发。


梁星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季然在心里恨得牙痒痒。拍了一把万花的屁股,低声道,孕期禁止房事。

其实他们被追得亡命天涯,梁星从包裹里拿出一口锅和几个碗来的时候,季然的心里是很抗拒的……

天策起身的时候被万花拉住的衣袖,在他手甲上吻了一下。

所以说是没心没肺么。季然弯腰把那块兔肉夹起来喂到梁星嘴边。

万花张口,舔的却是季然的手指。


别闹…

事后两人气喘吁吁,本来也没脱什么衣服,整理起来倒是快。

梁星说本来以为你最近吃的少不太行了,还想借此嘲笑你一番。

季然没有搭理他。

梁星又说,你真的放了信号,对面回你了?

季然嗯了一声。

梁星说好,那明天等他们来救完咱们,我们……

季然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

别人都忧心生死,他却睡得安稳。梁星相信季然,季然说他们能活着回去,就一定能活着回去。

天策抬头,看着黑沉的天空。

没有星星,只是黑。


第二天果然下了雨。

他们的战马也疲惫不堪,恹恹着没有精神。

到了约好的时辰,他们准备往回走,等援军来救他们,就突围出去。然而迎接他们的,只有敌人。

接着是毫无悬念的一场厮杀,不,应该说是被单方面的虐杀罢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梁星对季然大喊。

季然沉默着,雨下得很大,他的脚下积了一滩红色的水,被砍裂的铠甲缝隙中流出新的红色,然后不停被雨水冲刷掉。

他们就要死在这里了…梁星想,不过这样也好,这辈子这么惨,下辈子一起投胎咯。于是他又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看着季然。


季然却全然不理他,用枪杵着地,踉跄着往前走了两步。

让他走。他对着那伙穿着异族衣服的兵士说话,语气冷冰冰的,很轻,像雨水似的不留痕迹。

从中间走出个将领一样的人物,傲气得很,从上往下俯视着天策,脸上挂着狂妄的笑意。

你带你的弟兄们来送死,就为了保他?

他一脚踢在季然的膝盖上,天策握着枪,一脸苍白地跪在地上。

好哇好哇,哈哈哈哈!那人举起手中的刀仰天大笑,我就喜欢看你们这样!!让那个没用的江湖大夫滚。

梁星看到面前的敌人把路让了出来,那人抽出腰间的匕首递给天策。

你割自己一刀,我就让他走一百步,你多活一阵,他就可以走得更远。

梁星的脑中嗡的一下,为什么!!!他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难道一开始所谓的援军就不会出现,难道一开始季然就已经下定了心思要这般……

季然……万花朝天策走过去,被季然一把推倒在地上。

走。

他的语气依旧冷冰冰的,很轻,像雨水……落在梁星的眼眶里。

他看着季然脱掉铠甲,脱掉里衣,让雨水冲刷着暗红色的伤口。

你要看吗。天策终于抬起眼睛看着万花,抬起手在身上割了一刀。

季然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他只知道有人开始在他身边说,一百步,隔了一阵又说了同样的话,直到声音在很远身后响起,他听到很多男人一起大笑了起来。


后来他醒了,被好心的农妇所救,他的衣袍被重新洗过,他郑重的道了谢,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送给他们。

往万花谷走。

一百步……忽然耳边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他抽出匕首,割了自己一刀……


- 终 -



评论(1)
热度(10)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