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二狗

光战就职中。只会码字,约稿请私信:)

FF14 美丽喵 同人 《以爱吻你》PART3

给part2的伏笔改了一下,想试着写一下两个人吵架……

-------

随着龙诗战争的结束,文化与艺术活动在改革热潮中也相应地丰富起来,比起让仇恨延续千年的事实,圣龙赫斯拉瓦尔格与圣女希瓦的爱情传说则令艺术家们更为疯狂。

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能够令少女甘愿献出生命!龙又是以何种心情吞噬所爱,永恒的灵魂相依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他们的故事很快被写进歌剧在世间传唱,如今坐在大剧院里的人们已经无需再为国家的存亡忧虑,尽可以放心地沉浸在这种甘美绝望的爱情中。

 

指挥提起手势,乐手们再次调试弓弦,灯光转暗,席间的私语声也逐渐归于平静。

丝绒的红色帷幕向舞台的两侧滑去,在舞台中央,吟游诗人轻轻抚弄琴弦,奏出婉转动人的音色,他慢慢唱着,用精灵特有的优雅语调讲述着谁也未曾亲眼目睹的传奇开场。

前任苍天龙骑士从未观赏过歌剧,却对坐在这样的建筑里隐隐地感到不安,他总是抑制不住地会想:这么多人密集的呆在一起,如果龙来袭击了……

不,不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他努力想要放松绷紧的肩膀,下巴微微抬起呼了口气。是啊不用再想着那些仇啊,恨啊,不用再忍受伤口带来的疼痛,这不是挺好的么。

但下一刻,他又为自己有这个想法而深深地感到可耻,只是侥幸活到了这个时候,他不该沉溺这些的,虽然……虽然已经没有了复仇的理由,但是自己必须继续要做些什么,但绝对不是享受眼前这些事情……

 

艾默里克注意到了他的异常,事实上,自侍者引他们入席,埃斯蒂尼安坐进那张软得要命的椅子里的那一刻开始,他的背就绷得笔直。

不知为何他想到沉睡在府邸兵器库里的魔枪,埃斯蒂尼安最后一次认真擦拭过就把他插进架子里,再没有去看过。

他在努力切断和过去的联系,却深陷在两难的痛苦之中。

艾默里克起身将桌台上燃着的蜡烛吹灭了,这让埃斯蒂尼安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嘘……”身上的黑色衣装巧妙令艾默里克在昏暗的光线里仿佛不存在一般,他用手背轻轻碰了碰埃斯蒂尼安的,在对方耳边很轻地说着:“休息一会儿,怎么样。”

这是在剧院绝对不会打扰到别人的音量,却是埃斯蒂尼安非常陌生的低哑嗓音,他被吓了一跳,因为他从未觉得艾默里克的声音是如此低沉、温柔,并且性感。

“埃斯蒂尼安……”最后的“尼安”发音极轻,甚至被舞台上的音律盖了过去,不,确切地说更像是像融进了这弦音中,他带着十足的亲昵,产生令人眩目的奇妙共振。

埃斯蒂尼安在黑暗中模模糊糊地辨认着对方的身形,下意识伸手推挡着对方靠过来的气息,然后察觉到在手臂碰到衣料的瞬间,艾默里克绕到了他的身后。

埃斯蒂尼安忽然猛地吸了口气。

作为前任圣殿骑士团总长,男人布满茧的手指并没有因为不再拿起剑而变得失去力量,它们缓缓地揉进白砂色的发间,并且轻轻地按摩着突突跳动的太阳穴。

“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埃斯蒂尼安感到一丝不可思议,要说工作量的话应该是艾默里克更忙才对,他不太习惯被人这样照顾,但是并不讨厌艾默里克的关心。

不,也许这太超过了,尽管真的很舒服,艾默里克身上熟悉的雪松味儿甚至让他产生了“就一直这样下去也不错。”的想法。

“喂!”他转身抓住了友人的手腕,大概是因为睡眠不足情绪有些暴躁,他没能很好的控制音量,意识这样可能会给艾默里克丢面子,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对方倒是从容地从他手中抽走了手,“你看看,那个小姑娘。”他把身体压低,一手按着埃斯蒂尼安的肩膀,另一只手指着舞台的方向,“你猜她演的是谁。”

“……是谁”埃斯蒂尼安艰难地动了动舌头,其实他大概已经猜了七七八八,但是他不能接受,这个留着黑色卷发的演员饰演的角色是希瓦。

希瓦应该是……

他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留着银色长发的精灵女性,心里顿时变得难过起来。

不是的,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伊塞勒也不是希瓦,一切都是基于大家各自的想象,单从这一点上来说,自己和创造这个舞台角色的人并无分别。

但是他感到难受,不解并且厌恶艾默里克带自己来看的这个所谓歌剧的东西,连同剧作家大胆地赋予了圣龙以人类的形象这件事也很可笑。明明知道单凭人类的力量是无法把龙的形象饰演出来的,但这终究也太滑稽了……

 

“终会有一天,死亡会拆散我们。”

“恳求您吃掉我,这样我就可以成为灵魂永远陪伴您。”

故事进入高潮,席间传来了低低的啜泣声。

太可笑了,他们都知道些什么!埃斯蒂尼安握着拳头,无论如何,他想尽快离开这里。

“我不想看了,艾默里克。”黑发的精灵看着他走进廊的光晕中,终于可以用无需担心影响到别人的音量同他说话。他大概明白埃斯蒂尼安在气什么。

“不承认也好,但这就是现在的伊修加德,人们会喜欢的东西。”埃斯蒂尼安征战太久,心如燃木般在痛苦的回忆中饱受煎熬,这些艾默里克都是明白的,只是想带他出来放松一下。

“啧,给老子看这种恶心的东西。”埃斯蒂尼安转过身,吐出了一声冷笑。

我一定是疯了,他无力地想。为何嘴巴像是完全不受控制,吐出了如此恶毒的话语,哪怕是对着自己最好的朋友。

“‘爱’很恶心吗。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的声音听起来很克制,壁灯中美丽的以太火焰在他脸上投下跃动的阴影。

天呐,你快转过身去看看吧!这装模作样的,伪善的面具。埃斯蒂尼安,你这个可怜的家伙,只配拥有这样的‘朋友’了。

一个声音从心底传来,是他所熟悉的,每一个噩梦里会出现的——尼德霍格的声音。

该死的!他用力掐着眉心,眼前的景致忽然扭曲晃动了几下又归于原样,埃斯蒂尼安努力说服自己,邪龙已经被干掉了,刚才一定是由于过度失眠而产生的幻觉而已。

“艾默里克,这不是爱,只是‘自我满足’而已……”他试图找回自己的声音,背部的衣物被冷汗浸透了。

身后的音乐忽然高昂起来,大概是剧情进入了高潮部分。艾默里克愣在原地,尽管弦乐在耳边如泣如诉,但他依旧听清了埃斯蒂尼安方才讲的每一个字。平日里口若悬河、舌如利刃的议长,此刻像被扼住喉咙般微微张了张嘴。

也许他说得对。艾默里克很清楚自己不能任何人讲述的思念,他收回想要揽住对方手臂的右手,嘴唇抿成一条挂着苦笑的薄线。

“今天我很抱歉。”他冷静地说,对友人的背影露出了温和的笑意。“很晚了,先住我那儿吧,明天再回去。”


评论(8)
热度(38)

© 约翰逊二狗 | Powered by LOFTER